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哈里波特1:神密的魔法石
 
· 长袜子皮皮
· 陈旧,晾晒的另一边
· 爱情之处的栀子花
· 二两肉票
· 密友伊五
· 暗地病孩子
· 我是为爱这个人而来到这个
· 圆舞
· 男人,别把家庭全都丢给女
· 呼吸
· 各年龄段男人对女人的要求
· 隔壁住着个狐狸精
 
· 泰戈尔:园丁集
· 仙境传说攻略:一转职业任
· 浪漫满屋[作者:韩·徐尤
· 内地版《天龙八部》剧情介
· 伊索寓言(全本)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卢泰斌漫画:爱情圆周率
· 青春出轨
· 瓜兵呱呱乐
· 酱牛肉的做法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哈里波特1:神密的魔法石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哈利波特 2005-10-15

 
  他们爬上去——哈利显得有些吃力——然后车便开动了。

  一开始,他们只是穿过一些弯弯曲曲的迷宫似的通道,哈利想尽力记住,转左、转右、转右、转左、交叉,再转右、再转右,但这几乎是不可能的,飞速行驶的小车似乎知道他自己的路似的,因为格里霍克根本没有驾驶它。

  冷空气呼呼地吹过,刺痛了哈利的眼睛,但他还是尽力睁开眼。有一次,他认为他看见了一团火在小路的尽头就转过去看看是否是一条龙,但是太迟了。他们向更深处驶来,超过了一座地下湖,那里巨大的钟乳石和石笋从天花板上地底下冒出来。

  “我从不知道钟乳石和石笋有什么不同?”哈利大声地说道,声音盖过了小车发出的噪声。

  “钟乳石这个单词有个‘m’在里面。”哈格力说,“不要问我问题了,我想我是病了。”

  看上去确实脸色发青。当小车在一扇小门边停下来的时候,哈格力走出来,不得不靠住墙使自己的膝盖停止颤抖。

  格里霍克打开锁,一阵绿色的烟雾翻滚出来,当它散开之后,哈利已经有点喘不过气来了。房子里面是成堆的金币,一片银币以及大量的青铜币。

  “全部都是你的了。”哈格力笑着说道。

  全部都是哈利的——简直无法相信,杜斯利不可能知道这些,否则他们在一眨间的功夫里就把这些从他那里拿走了,他们是不是经常抱怨哈利让他们花了大笔的钱来保存这些财金呢?总之,一直以来就有这么一大笔埋藏在伦敦城下的财富是属于他的。

  哈格力帮哈利装一些钱到袋子里。

  “金色的称为帆船币,”他解释道,“17个镰刀币等于一个帆船币,而29个克拉币等于一个镰刀币,简单极了。好了,这些钱来支付两个学期的费用足够了。我们会帮你保存剩下那部分钱的。”

  他转向格里霍克,“现在请带我们去713号金库,我们能走得再慢点吗?”

  “只有一种速度。”格里霍克说。

  他们继续乘小车往下走,而且速度更快了,当他们呼啸而过一个接一个的拐角时,空气变得越来越冷。他们的小车嘎嘎地越过一座地下山谷,哈利靠向车的一边想看看漆黑的谷底到底有什么东西,但是哈格力拉着他的脖子把他拽了回来。

  713号金库找不到锁眼。

  “往后站,”格里霍克很严肃地说,他用一根细长的手指轻轻地敲了一下门就打开了。

  “除了格里霍克的恶魔之外的任何人如果试着这样做了,他就会被门击中,跌入陷阱里。”格里霍克说。

  “你们多长时间检查一次是否有人在里面。”哈利问道。

  “大概十年一次吧。”格里霍克说着,露出一副很狡诈的笑容。

  哈利确信,一定有什么与众不同的东西隐藏在这间高级密室里,他急切地把身子往前探,盼望着最起码见到一些极好的宝石——虽然在开始他以为这间房是空的。

  但后来他注意到一个用棕色皮纸包着的肮脏的小包裹躺在地板上,哈格力把它捡了起来收到衣服里去,哈利很想知道包裹里是什么东西,但他也知道还是不问为好。

  “来吧,回到这可怕的小车上来,在回去的路上不要跟我说话,能把嘴闭上,我会感到好点的。”哈格力说。

  又一阵狂暴的小车旅程之后,一眨眼功夫他们就站在了格林高斯门外一片阳光灿烂的景象中,一开始哈利都不知道向哪边走,倒并不是说因为他现在拥有~大包的钱,他根本没必要知道多少帆船币等于多少英镑以确定他拥有的比他曾经所拥有的还要多的钱,这些钱也比达德里所有的还要多。

  “现在也可以买你的衣服了。”哈格力冲着标有“适合各种场合的法衣”字样的服装点了点头,“听着,哈利,如果我离开一会儿去‘漏锅’酒吧喝酒,你介不介意?我实在很讨厌那些格林高斯的小车。”他的确看上去脸色很差,好像生病了,所以哈利一个人进了马金夫人的店,有一点点紧张。

  马金夫人其实是矮胖、和善的女魔法师,一身淡紫色。

  “亲爱的,是霍格瓦彻学校的吗?”哈利刚要开口说话,马金夫人便说:“你会在这里买到很多你需要的东西。事实上,刚刚就有一个青年人在这儿购买学校制服。”

  在店铺的后面,一个面色苍白的尖脸男孩子站在板凳上,而另一个女魔法师正在缝制他的黑色的长法饱,马金夫人让哈利站到那男孩旁边的板凳上,把一件长法施从他头上套下去,开始把它裁剪到恰当的长度。

  “嗨!”男孩说道:“你也是去霍格瓦彻上学的吗?”

  “是的。”哈利答道。

  “我爸爸正在隔壁帮我买书而妈妈正在帮我找魔法杖。”男孩说,他的声音显得无精打采,“待会我还要拽着他们去买高速扫帚,找不明白为什么第一年的新生不能拥有他们自己的扫帚,我想,我得设法让爸爸给我买一把扫帚,然后偷偷带去学校。”

  哈利记起了达德里对他的提醒。

  “你有自己的扫帚了吗?”男孩继续问道。

  “没有。”哈利答。

  “玩过快迪斯没有?”

  “没有。”哈利很想知道快迪斯是什么东西。

  “我玩过——爸爸说如果我没被选入飞行队的话,那将是一种耻辱。找得说,我非常同意这种说法,你知道将会住在哪幢房子里吗!”

  “不知道。”哈利此刻感到非常愚蠢。

  “没关系,每个人都是到了那儿才知道的,不是吗?但我知道我将会待在史林德林,我们全家都曾想着让我住海夫巴夫,我看我得走了,你呢?”

  “哦?”哈利犹豫着,希望他能再说多一点有趣的事情。

  “我说,看那个人!”男孩突然冲着前窗叫了起来,哈格力站着那里对着哈利露齿而笑,他指指手中两个大冰淇淋表示他没法进去。

  “那是哈格力。”哈格力说道,他非常高兴因为他终于知道一些那男孩不知道的事了,“他在霍格瓦彻工作。”

  “是吗?”男孩说,“我听说过他,他是一个奴仆,是吗?”

  “他是看守人。”哈利说,他越来越不喜欢这个男孩。

  “没错了,我听说他是一个野人,住在学校操场的一间小房子里,他总是喝醉酒,想使用魔法却往往烧了自己的床。”

  “我认为他很聪明。”哈利冷冷地说。

  “是吗?”男孩带着一丝鄙夷的神态说,“他怎么会和你在一起,你的爸妈呢?”

  “他们死了。”哈利简洁回答。他实在不喜欢和这男孩呆在一起。

  “哦,对不起!”但从声音听上去一点也不难过,“他们和我们是同类的吗?”

  “他们是魔法师,如果你指的是这个的话?”

  “我从不认为他们会让其他的种类进入学校学习,你呢?他们就是与我们不一样,成长的环境不一样,所以他们不会知道我们生活的方式的,可能他们其中的一些从没听说霍格瓦彻,直到有一天他们收到了一封信,我想他们应该把这信保存在古老的魔法师家族才对。对了,你姓什么。”

  哈利刚要回答,马金夫人就说:“亲爱的,你的衣服做好了。”

  哈利十分庆幸找到了一个停止和男孩的对话的机会,飞快地从高脚凳上跳了下来。

  “好吧,我想,我将会在霍格瓦彻再见到你。”男孩依旧是一副无精打采的腔调。

  当哈利吃着哈格力买给他的冰淇淋时,显得非常安静。

  “你怎么了?”哈格力问。

  “没什么,”哈利撒了一个谎,他们停下来去买羊皮纸和鹅毛笔。哈利高兴了起来,因为他找到了一瓶神奇的墨水,墨水的颜色随着你写的字而不断变换着颜色。

  当他们离开这家店的时候,他问道,“哈格力,什么是快迪斯?”

  “啊呀,哈利,我一直都忘了你对快迪斯了解得多么少——或者根本不知道。”

  “别让我觉得更不好受。”哈利说着,便把他在马金夫人店里遇到那男孩的事说了一遍。

  “他还说来自马格家族的人甚至不允许进入——”

  “你不是来自马格家族的,如果他知道你是谁的话——如果他父母是魔法师的话,他应该早就听说过你的大名了——你在‘漏锅’酒吧都见到他们是如何待你的了,他懂什么呀,我所见到的最好的巫师往往都是拥有魔法但深藏不露的,马格人——看看你妈妈多厉害!再看看你那帕尤妮亚姨妈多差劲。”

  “那什么是快迪斯?”

  “我们的一种运动,魔法运动,它就像——就像马格世界的足球运动一样——每个人都喜欢快迪斯——骑着扫帚在空气里玩耍,一共有四个球——很难去解释那些规则。”

  “那史林德林和海夫巴夫又是什么?”

  “都是学校里的房子,一共有四座,每个人都说住在海夫巴夫里的都是一群笨蛋,但是——”

  “我打赌我会住在海夫巴夫。”哈利十分沮丧地说。

  “其实海夫巴夫比史林德林要好。”哈格力有点难过,“不只一个的住在史林德林的魔法师变坏了,‘那个人’就是其中一个。”

  “哗!‘那个人’也在霍格瓦彻学习过。”

  “那是很多年以前的事了。”哈格力说道。

  他们在一家叫做“弗拉立与布洛斯”的书店里买到了哈利需要的课本,店里的书架都是从天花板悬挂下来的,有用羽毛装饰的像铺路石一般大小的书,也有丝绒封面的像邮票一般大小的书,还有一些全是奇怪符号的书,以及一些里面什么也没有的书,即使从未读过书的达德里也会禁不住伸出手来摸摸这些书的。哈格力几乎不得不把哈利从万迪塔斯。维里迪安教授所写的《咒语与反咒语》这本书中拎出来。

  “我只是想找到诅咒达德里的方法。”

  “我不是说那样不好,但是除了在非常特殊的情况之下,你不能在马格世界使用魔法。”哈格力说,“无论如何你现在都不可以使用任何咒语,在你达到这个水平之前还需要更多的学习。”

  哈格力也不允许哈利买一口坚固的金色大锅(条上所提的是白蜡的),但他们买到了一套称量药方的配料非常好的天平,和一架折叠式的黄铜望远镜。接下来他们去了一家药房。这间药房看来对用臭蛋和腐烂的卷心菜的混合物来制可怕的气味十分着迷,一桶桶的黏状物放在地板上,一坛坛药草、干树根、闪亮的粉状物挨着墙排列着,一捆捆的羽毛,一串串的牙齿和爪子悬挂在天花板上。当哈格力向店员买一些哈利所需的药方配料时,哈利自己正在研究大约21个帆船币一根的银麒麟角以及微小、闪亮的黑色甲虫眼睛(每勺五克拉)。

  走出药房,哈格力又把哈利的单子检查了一遍。

  “只剩下手杖没有买了——对了,我还没给你买生日礼物呢。”

  哈利的脸有点红了。

  “你不必……”

  “我知道我不必,告诉你,我将给你买一只小动物,并不是癞蛤蟆。蛤蟆好多年前就已经不流行了,你会被笑话的。我又不喜欢猫,它们会让我打喷嚏,所以我将给你买一只猫头鹰,所有的小孩子都喜欢猫头鹰。它们非常有用,可以帮你送任何东西。”

  二十分钟之后,他们离开了猫头鹰出租中心。

  哈利拎着一只大鸟笼,宠子里关着一只十分漂亮的雪白的猫头鹰,它的头深深地埋在翅膀里,正在呼呼大睡。哈利不停地向哈格力道谢,都有点口吃,好像屈拉教授那样。

  “不要再提了。”哈格力扳着脸孔说。现在只剩下奥利万德斯——卖手杖的地方了。奥利万德斯的手杖是最好的。

  一根魔法手杖……该才是哈利真正想要的东西。

  这最后一间店十分窄小破旧。门上剥落的金色字母写道:“奥利万德斯。”公元前382年开始就是上好的手杖制造者。在布满灰尘的橱窗里只有一根手杖放在已经褪了色的紫色垫子上。

  当他们跨入店里的时候,店里不知什么地方响起了一声清脆的铃声。这是个很小的地方,除了一张椅子什么也没有。哈利就坐在这张椅子上等着,哈利觉得很奇怪,就好像他们走进了一座十分森严的图书馆一样。他脑袋里冒出了许多问题但都忍住了没问,因为他看到了上百上千的窄小的盒子差不多快堆到要触及天花板了,不知什么原因,他的脖子后面有种刺痛的感觉。这里的尘封和沉寂似乎和某种神秘的魔法有某种必然的关系。

  “下午好。”一个柔和的声音说。哈利一下子跳了起来。哈格力一定也跳了起来,因为发出了一种东西被压碎的巨响令他迅速的跳离了那张椅子。

  一个老人站在他们面前,他的大而发青的眼睛透过小店的昏暗闪着光。

  “你好。”哈利笨拙地说。

  “哦,是的。”老人说道,“是的,我一直想我很快就会见到你的,哈利·波特。你的眼睛和你妈妈的一模一样,她来这里买魔杖的事好像昨天一样历历在目。

  她买的那根魔杖十又四分之一英寸长,用十分漂亮柏木做的,那是一根极好的魔法手杖。“

  奥利万德斯先生向哈利走近了一点,哈利希望他能眨眨眼,这双泛着青银光的眼睛让人觉得有点毛骨悚然。

  “你爸爸则喜欢一根桃木做的魔杖,十一英寸长,很容易弯曲,但在变形这一法术上会显得很有威力,我说你爸爸喜欢那根手杖,其实也是手杖在挑选魔法师。”

  奥利万德斯靠得如此近,他和哈利两人就要鼻子靠鼻子了。哈利能从那双迷漾的眼睛里看到自己的影子。

  “哦,那就是……”

  奥利万德斯先生用他又长又白的手指触摸着哈利前额上那块闪电形的创伤。

  “我很难过,我卖出的手杖伤了你。”他轻轻地说,“十三英寸半,一根很有威力的手杖,非常有威力,但是我给错了主人……如果我知道那根手杖将会做出这样的事……”

  他很难过地摇了摇头,然后见到了哈格力,这让哈利大大松了一口气。

  “鲁贝斯!鲁贝斯。哈格力!再次见到你真是太高兴了,好的,十六英寸,很弯曲,是不是?”

  “没错,先生。”哈格力说。

  “那可是一根很好的手杖,但是我猜当你被驱逐出去的时候那根手杖已经被折成两半了。”

  “嗯,是的,他们这样做了。”哈格力说。慢吞吞地移动着他的脚,“但是,我还保留着那些碎片。”他快乐地补充道。

  “但你干什么不用他们?”奥利万德斯尖刻地说道。

  “不,不,先生!”哈格力答得很快。哈利注意到当他说这话的时候他紧紧握着那把粉红色的雨伞。

  “哼……”奥利万德斯先生看了哈利一眼,说道:“好了,现在,波特先生,让我看看。”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根根长的带有银色标记的尺子,“你哪一只手用来拿手杖?”

  “嗯,我是用右手的。”哈利答道。

  “伸出你的手臂,像这样。”他从哈利的肩一直量到手指尖,再从腕关节到肘关节肩膀到地面,膝盖到腋窝,以及整个头部,当他量的时候,他说道,“每根奥利万德斯魔杖都有一个核心,是那极具威力的魔法物做成的。波特,我们用的是独角兽的头发,凤凰尾巴上的羽毛和龙的心弦,没有哪两根奥利万德斯手杖是一样的,就好像根本没有两只独角兽、凤凰或龙是完全一样的。当然如果你用了其他魔法师的魔杖是不会有好结果的。”

  哈利突然意识到那卷尺是自己在测量他两个鼻孔之间的距离,而奥利万德斯先生正绕着架子,把盒子取下来。

  “可以了,”他说完这句话,那卷尺就缩成一团摊在了地上,“接下来,波特先生,试试这个。山毛榉和蜥蜴龙的心弦,9英尺寸、又好又灵活,拿着它试着挥舞一下吧。”

  哈利拿着手仗,并且感到有点愚蠢地挥动了一下。但是奥利万德斯先生立刻把它拿了回去。

  “枫树木和凤凰羽毛,7英寸极富有弹性,试一下吧。”

  哈利想试,便还没等他把这根手杖举起来,又被奥利万德斯先生拿了回去。

  “不,不行——这根乌木和独角兽的毛发,八英寸半、有弹性的,继续试一下。”

  哈利试了一遍又一遍,他不明白奥利万德斯先生在等什么,试过的魔杖已经在椅子上堆得越来越高,但是越多的魔杖从架子上被拿出来,奥利万德斯先生似乎越高兴。

  “难应付的顾客,不用担心,我们一定会在这儿找到一根适合你的,对了,为什么不呢——不一般的组合——冬青木和凤凰羽毛,十一英寸,又好又柔轻。”

  哈利拿住这根手杖,立刻感到一股暖流涌上手指尖。他把手杖高举过头,在布满灰尘的空气中放下来的时候,一股红色、金色的火焰仿佛从魔杖的一端冒出来似的,跳动的火星溅到四周的墙上。

  哈格力跳着拍手,而奥利万德斯先生则大叫:“好啊!太好了!太棒了!多么神奇啊,简直太稀奇了……”

  “对不起!”哈利问,“有什么稀奇的?”

  奥利万德斯紧紧地以一种朦胧的目光盯着哈利。

  “我记得我所卖过每一根魔杖,波特先生。真是太巧了,在你手中这根魔杖中所使用的凤凰羽毛和另一根中所使用的羽毛来自同一只凤凰。仅仅那一根而已,太神奇了,也许当他的兄弟伤了你,给你留下了这块疤痕时,这根手杖就注定了要为你所使用了。”

  哈利不禁吞了吞口水。

  “是的,十三英寸半。这些事发生得多么神奇啊,这根手杖选择了你,记得。我想我们应该期盼着什么重大的事情会发生在你身上,波特先生,毕竟,那个不知名的家伙干了许多大事——可怕但是确实伟大。“

  哈利在颤抖,他不确信他是否喜欢这个奥利万德斯先生。他为这根魔杖付了7个帆船币,奥利万德斯鞠躬送他们离开了他的店。

  那天下午,太阳低低地挂在天空。哈利和哈格力开始往戴阿宫道赶回去,通过那道墙,以及已经空了的“漏锅酒吧”。一路过来,哈利没有说一句话,他甚至没注意到在地下有多少人注视着他们,心情十分沉重地带着他们奇形怪状的包裹以及一只熟睡着的雪白猫头鹰,登上升降梯,很快就到了帕汀顿火车站,哈格力拍他的肩膀时,哈利才意识到他们现在在哪。

  “火车离开之前我们还有时间吃点东西。”哈格力说道。

  他给哈利买了一个汉堡包,然后就坐在塑料椅上吃了起来,哈利不停地向四处望,周围的每一件东西看上去都很奇怪。

  “你还好吧,哈利!你很安静哎!”哈格力问道。

  哈利不确信他能解释这种感觉。他刚刚得到了他这一生中最好的生日礼物——但是,他嚼着汉堡包,想找出一些恰当的话语。

  “每个人都以为我很特殊,”他终于开口说话了,“‘漏锅酒吧’里的所有人,屈拉教授,还有奥利万德斯先生……但是我根本一点也不懂魔法,他们怎么能期待有什么重大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呢?我很出名,但是我根本不知因为什么而出名,我根本不知道,哈格力……我是说,我父母死的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哈格力斜靠在桌子上,在那杂乱而浓密的胡须和眉毛之后依旧是一副善意的笑容。

  “不必担心,哈利,你会学得非常快的,每个人在霍格瓦彻都是从头开始的。

  你将会做得很好,只要做回你自己就行了。我知道这很困难,你已经一个人在外很久了,但在霍格瓦彻会度过一段非常难忘的时光,我过去在那里很开心,现在也很开心,这些都是事实。“

  哈格力把哈利送上了将载他回杜斯利家的火车,又递给他一个信封。

  “你去霍格瓦彻的车票,”他说,“九月一日——国王大道——全写在你的火车票上了。如果在杜斯利家遇到任何问题,就让你的猫头鹰给我送个信,它知道在哪里可以找到我,再见了,哈利。”

  火车缓缓地驶出了车站,哈利,想一直注视着哈格力,直到看不见为止。他从座位上站起来,把鼻子紧紧压在玻璃窗上,但是一眨眼的功夫,哈格力已经消失了。

哈里波特1:神密的魔法石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
哈里波特1:神密的魔法石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