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圆舞
 
· 男人,别把家庭全都丢给女
· 呼吸
· 各年龄段男人对女人的要求
· 隔壁住着个狐狸精
· 四节辩证法课程
· 米的两种颜色
· 人生不是得到,就是学到
· 一个好老公的十五个条件
· 怀胎七月
· 流泪的沙发
· 像植物那样活着
· 回归
 
· 泰戈尔:园丁集
· 仙境传说攻略:一转职业任
· 浪漫满屋[作者:韩·徐尤
· 内地版《天龙八部》剧情介
· 伊索寓言(全本)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卢泰斌漫画:爱情圆周率
· 青春出轨
· 瓜兵呱呱乐
· 酱牛肉的做法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圆舞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舞 2005-10-16

 
  丁婉要结婚了。

  明天就要做人家的新娘,从此以后就是别人家的了。最后一个晚上,丁婉对艾格说。很安静的面容,很平淡的语气。

  这一晚的月亮很美丽。月光象水一样流泻在房间里,流在丁婉的皮肤上。她的皮肤象牛奶一样细腻洁白。这样美好的女人,童凯还是没有留住,艾格静静的想。

  丁婉说,艾格,我想要告诉你我和童凯的过往。好。艾格梳理丁婉有些凌乱的鬓角,盯着镜子里她平静的眼睛。


  认识他那年,我14岁,他21岁。他搬到我家对面的房子里。

  院子里其他的小孩子都叫他童凯哥哥,只有我叫他童凯。没有原因,我觉得我应该这么叫他。他有干净的头发和皮肤,喜欢穿棉布格子的衬衫,笑起来的时候,象4月里的阳光一样明亮。那时我总是丢三落四,妈不给我家里的钥匙,我总坐在家门口的台阶上等妈回家。每天下午的五点四十五分,童凯准时出现在楼梯口。一般他会陪我在楼梯上坐一会,直到妈下班回来。他很耐心的和我说话,我很喜欢听他的声音,喜欢他身上淡淡的皂香味道。除非他的女朋友来,他才只抱歉的对我笑笑。


  后来我看亦舒的《圆舞》,他在我旁边坐下来。这书讲的什么。

  我勇敢上午抬头看他,它讲一个游戏,一段舞蹈,无论你的舞伴转到谁的身边,转的有多远,最终还是回到你的怀里。

  他愣了一下,笑着揉我的头发,哈哈,小丫头,言情小说毒害你了!

  忽然我有流泪的冲动。那年我18岁。他就那么执着的在我心里盘踞了4年,以一种绝望的姿势。


  他要结婚了。这时我考上了南方的大学,他来家里和我聊天。他瘦了,但脸上有喜悦。他依旧是温和的男人。窗外有一棵很老的苦楝树,正值盛夏,粉紫色的苦楝花开的疯狂而又温柔。象一堆棉花。他说。我觉得象烂醉的云朵。我喃喃自语。秋天要来了,地上堆满了云雾一样的花朵。他在我身边,我爱了她4年,可是我无能为力。他要到另一个女人的身边。他转到她的身边,还会转回来吗。

  我沉默得体会自己心里的绝望。我离他那么近,可以闻到他身上淡淡的皂香,可是我抓不倒到他。

  我向他走过去,吻他的嘴唇。他闪躲,看见了我的眼泪。犹豫了一下,低下头吻我的脸我的脖子。我只乞求自己的脖颈够光滑,才配的上他如此冰冷的唇。我的眼泪疯狂的倾泻,窗外的苦楝花纷纷飘落。


  他如期的结婚了。他转了她的身边。我去了南方上学。我没有参加他的婚礼。

  南方的天气阴冷潮湿,绵绵的雨,是我心里的泪。我和很多男人交往。我以为我可以忘记他,最后发现,我其实并不想忘记他。

  我回去找他,我一直相信,这游戏的最后,舞蹈的最后,他会回来。这是一个圆圈,一场宿命的轮回。

  坐在回家的火车上,累到发困的时候,朦胧中看到的,都是窗外云雾一样的苦楝花,一片一片的飘落下来。

  我这样的爱他,仿佛用一生的时间都不够。


  再他公司的楼下等他,等了好久。他终于出来了,依然是那个笑起来象4月阳光的男人,依然有干净的头发和皮肤,依然散发清新的芬芳。我爱的男人。

  看到我他有些无措,很快的镇定下来。我们谈了很长时间。他回家取了一些衣服,告诉他老婆他要出差。我没有回家,我和他住进了酒店。

  黑暗里我把自己呈在他的面前,闻到自己散发在冰冷空气里纯洁的芬芳。他的呼吸急促起来,他的嘴唇灼热,触碰我的每一寸肌肤。小婉,你这样美好。我看着他被欲望控制的脸。童凯,你会离开她回到我的身边,是不是。这个游戏,这段舞蹈,是叫做圆舞,你终究会转回我的身边,是不是。

  他低声的呢喃,是的,我会。

  我闭上眼睛。


  深夜醒来,觉的背后很暖和。他紧贴着我。睡的很香。我悄悄的起身,轻轻抽掉事先铺好的床单。他转个身又睡了。我感到自己被撕裂的的身体在疼痛的流血。床单上有血迹。我叠好它,放进我的箱子。我收起了19年的童贞,收起了我的少女时光。

  我们盲目的纠缠着。我要他做出选择,他迟迟没有答案。他说,她是个柔弱的女人,她无法承受这样的打击。你比较坚强。无法沟通的时候,我们做爱,我奢望可以用身体留住他。


  这样,时间很快的过去了。他要回家,我也要走了,我回到了南方的学校,身体里载满了他的气息。心里有了一个诺言,他最终会转回到我的身边。我会一直等,等他兑现他的诺言。

  大学4年的时光,就这样在等待中过去了。我这样爱他。


  毕业回家的时候,我怀了他的孩子。

  是要了断的时候了。我有了5个月的身孕,腹部已经微微隆起。童凯,这个我爱了8年的男人,他对我说,小婉,我不能离开她,她那样柔弱,你很坚强……

  我的世界再那一刻迅速溃败,我骂了粗话。你他XX的贱人。

  我的圆舞……


  自己去医院做了引产。

  孩子已经成型,只有内脏没有发育完全,你确定做掉他吗?医生面无表情的询问。

  恩。我很疲倦。

  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医生冷静的操作,扩宫,注射生理盐水。我赤裸着下身面对这些陌生人,忍受所有的疼痛的耻辱。眼前闪过的都是曾经温存的片段,如果那些都是真实的。

  可是,童凯,为什么你就认为我不会难过呢?难道一个人因为独立坚强,就一定要承受比别人更多的离别吗?

  我晕眩过去。

  孩子生下来没有多久就死了。那是一个柔软芳香小猫一样的男婴……


  艾格看着丁婉轻描淡写的脸,始终平静。有着准新娘的恬静和美丽。这个烟花一样的女子,今天的新娘。

  天亮了,阳光依旧灿烂明亮。丁婉对艾格说,艾格,我所有曾经的理想都破碎了,再也没有温柔得手可以抚摩上去。隐约看到了一个码头,觉的很安全,就想停靠上去。我已经疲倦了,我已经为他而苍老。亦舒在《喜宝》里写过,我最想要得,是爱,很多很多的爱,如果没有,那就要钱,很多很多的钱,如果我都没有,那么至少我还拥有健康,所以我并不贫乏。艾格,现在我嫁了富商,我还拥有健康,所以我也不贫乏,是吗?丁婉在微笑,那一脸的笑意,再这个阳光明媚的凌晨,灿烂的近乎妩媚。

  艾格只是帮她带上白色纯洁的面纱。


  新郎是天主教徒,他们在教堂里举行了婚礼。

  艾格站在伴娘的席位,和新婚夫妇一起看着唱诗班——

  有时我想要陪伴你同到海边散步有时跑过美丽的花圃或爬上一棵树……

  有时我愿与你共度一生长厢厮守但此时我必须等待那时刻……


  后来艾格无意间看到一本书,介绍圆舞。

  圆舞,又称狐步舞。舞蹈规则是由偶数的男女舞者交换舞伴,轮流旋转。最终回到最初的位置。

  艾格想,这样简单的规则,这舞蹈必须由偶数的舞者来完成。这么简单的道理,丁婉怎么用了8年的时间,都还不明白?


  [完]

圆舞

[ 1 ]
圆舞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