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怀胎七月
 
· 流泪的沙发
· 像植物那样活着
· 回归
· 女人与女人之间的十大忠告
· 蛋糕房VS西饼屋
· 最伟大的管理原则
· 这时天空在下雨
· 玫瑰,不该在办公室绽放
· 玻璃心 花瓣雨
· 蟹肥菊花香
· 白裙子,叶,风筝
· 三字经[古代蒙学丛书]
 
· 泰戈尔:园丁集
· 仙境传说攻略:一转职业任
· 浪漫满屋[作者:韩·徐尤
· 内地版《天龙八部》剧情介
· 伊索寓言(全本)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卢泰斌漫画:爱情圆周率
· 青春出轨
· 瓜兵呱呱乐
· 酱牛肉的做法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怀胎七月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怀胎七月 2005-10-16

 
我叫它弥。弥弥众生的弥,弥留的弥。
它是我的宝贝。

我们才认识的时候,他只是个无声无色的普通的男人。
一米八八的个头,头发用摩丝打理的根根挺立。他穿着黑色泛着灰色的西裤,领子已经被汗渍沾污的白色的衬衫上面歪歪斜斜的系着一条廉价的暗花领带,手里提着已经磨破了边的人造皮文件夹,挤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
当我背着书包微笑的从他的身边走过的时候,我知道我这辈子都会与他有千丝万缕的纠缠。
我总是用一眼,就可以明白的知道,我的后来会不会与这个人有关。
那个时候他二十七岁。


——我怀孕的第一个月。——

在B超里面看到那个黑色的小点点,我边用纸巾擦肚皮上抹的透明色的油边开心的笑出声来,问医生那个黑色的小圆点是不是我的孩子。医生瞄了我一眼便不屑的说,那难道是个瘤子啊?
我依旧提着裤子嘻嘻哈哈的笑,却不在意她的言辞。
当医生问我孩子要不要的时候,我毫不犹豫的就说,要。
医生看着我的病历说,你才二十岁,而且有先天性心脏病,孩子还是等你的身体好一点的时候再要吧。
“可,我想试试。”
“如果坚持要的话,孩子的出生或许是个大问题。到时候,不知道能否母子都保。”
“没关系。我想试试。”
医生摇了摇头,只在病历上写:“先天性心脏病,决定要孩子,已怀胎一个月。”

我打电话告诉他我决定要这个孩子的时候,他在电话那头愣了半晌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只是说,“你要打掉它。我们还没有结婚,我也没有能力养活你们。”接着他就不再说一个字,然后挂掉了电话。
可我坚定的要它。要我们的,我的,第一个孩子。

这个时候已经有些许的呕吐感了,我每天躺在摇椅里在阳台晒太阳,或者靠增长睡觉的时间来避免呕吐。他对我时好时坏,只是偶尔会帮我倒杯热水放在我的手心,会偶尔帮我放洗澡水。晚上睡觉的时候,他也会偶尔将手放在我的小肚子上,头靠在我的脖子上憨憨入睡。
我想我是爱他的,所以无论他对我好还是坏,他都是孩子的父亲。


——第二个月。——

黑白屏幕里的小黑点越来越大,我依旧看着它欢喜,只是不再象之前那样快乐。
医生继续在病历上写:“子宫收缩及心跳均正常,胚芽已有心跳。”并在那页的最下方签署了她的姓名。
呕吐感越来越强烈,油腻都不能沾,也开始挑食,甚至在半夜的时候还会饿。做出来得饭菜总是酸辣的,他开始受不了一成不变的食物,便在下班的时候买五块钱两菜一汤的盒饭带回家自己缩在沙发上狼吞虎咽。
似乎我的怀孕对他来说已经不再那么重要。他又开始象以前那样只因为我做错一点事情就对我不理不睬,或是,在公司受到打击的时候,就用我当出气筒。
对着我咆哮,似乎是他最乐意的事情,他将我的尊严踩在脚下,他蹂躏我对他的感情和依赖。
那个时候我就开始用凉水冲澡来减轻夹杂在心中的荒芜感。
孩子已经两个月,他却依旧如以前一般没有一点怜悯之心,对它,或对我。
我们生活在一起,却如两个陌生人,没有爱,没有关怀。


——第三个月。——

看着小肚子一天天的隆起,心里又是欢喜又是紧张。
城边的那家妇科医院我已经熟识,一个人便可去医院检查。
医生还是以忧虑的口气让我小心,不要再冲冷水澡,这样刺激心脏,同时对胎儿也不好。
三个月的胎儿已经有一个简略的雏形,B超里看到那个蜷缩在我子宫里的小东西心里莫名的伤感。这是一个有父亲却难以得到父爱的孩子,或许也会是一个有母爱却难以见到母亲的孩子。
我一再的担心孩子生下来我就已断气,我甚至不能保证他会不会在医院陪我度过这个这个难关,或者,他会不会连孩子的面都不见就转身离去呢?
医生在病历上写下“忌冷水和刺激性食物。患者心脏已经出现些许异样,应按时吃药,并按时复诊。胎儿已呈基本形态。”

他会在半夜带着满身酒气胡言乱语醉醺醺的昏睡在我的身边,然后我会朦胧着睡眼帮他脱掉沾满泥渍尘土的皮鞋和衣服,再用热毛巾帮他抹身体。他会因为我接到了旧时男同学的电话而在我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抽我耳光,并用最肮脏的语言咒骂我。我开始穿宽松肥大的衣服,并且扶着我的肚子跨过门外的臭水沟走到菜市场买一人份的菜。我会对着我微拢的肚子说我的故事。说我的家庭,被父亲抛弃的妈妈,还有我的他。
“他是你的爸爸。他是个好人。只是,上天还没有给他出人头地的机会。”
我摸着肚子,轻声呢喃。


——第四个月。——

我总觉得孩子在我的肚子里面轻轻的鼓动,或许在呼吸,或许是在成长。
似乎它的每一点动静,都牵动着我的神经。每当我觉得孩子在动,就会拼命的叫他爬在我的肚子上听。他总是无所谓的拿着遥控说,才四个月,形状都还没出来,怎么可能会动。
可我坚信,我的孩子已经听的懂我在说些什么了。
而现在,我终于明白为何母亲这般的爱我,却又这般的恨我。所牵制的,就是这样的骨肉之情,这样的血脉相呈。

医生说孩子偏小,因为营养不够。胎儿若不能摄取足够的营养,就会减缓生长的速度。
“你的脸色也太过苍白了。你该多补充些营养。你老公呢?让他去买点儿补品给你。”
逐渐的熟悉,医生对我的关心也更多,也会偶尔的聊天。
我说孩子会动了。医生笑着说孩子现在只是个雏形。
“或许只是因为你过于在意它,才会以为它在动。”
“安心养胎就是。千万要注意营养。”医生笑着送我出门,却又在转瞬间愁云满面。

他抓着我的头发把我拉到厕所,狠狠的关上厕所的门。并在外面扭动钥匙,然后狠心的拔掉。
“你给我静静的呆在里面!别吵!”
他最终对我的欣喜若狂忍无可忍,将我关在厕所里。
寒冷,饥饿紧紧的包围着我。我穿着单薄的红色睡裙坐在浴缸里悄悄的对它说话。
“我叫你‘弥’好不好?弥弥众生的弥。”
“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妈妈都会在你身边。”
“妈妈永远爱你。”

那天是十一月十四号。我跟他认识整整十四天。
在泪水中,我喘息着说,你要记住,今天是十一月十四号,我认识你的第十四天,我的第一次。
你说你要负责。你说你会爱我一辈子,会关心我,照顾我一辈子。
或许你爱我,或许你关心我照顾我,可我们的孩子,你却视而不见,或许对你来说,打骂和占有便是爱。
或许,你爱的只是你自己。你找尽所有的借口希望你可以原谅你自己,你用“爱”为借口将我钉在你身边。你知道我难以离开你,你知道为了你,我宁愿一死,也一定要生下这个孩子。你也知道,我们再也不会象以前那样了。


——接下来的那个月,我们一如往常。——

孩子真的在我肚子里悄悄的挪动,在B超里,我甚至可以看清楚它的手脚,还有它硕大的头,甚至连接着我的脐带,也清晰可见。
我微笑着躺在床上看探测头在我隆起的肚子上移来移去,却不做声。
心脏已经有明显的不适。心率不齐,并会有间歇的疼痛感。
坐在病房里,年迈的医生担心的拉着我的手,犹豫着终于说出了那句话:“还是引产吧。才五个月,你的心脏就已经几乎承受不住这种负荷了。再这样下去,估计两个都难保啊!”
“大夫,我已经下定决心了。我一定要生下它。完完整整的。”
医生无可奈何的在病历上写:“胎儿正常,病人已出现较明显的心率不齐等症状。建议引产。”

他看着我的肚子越来越大,终于有一点意识到自己开始做父亲了。
每天一下班就回家,并且从市场顺便买菜回来。有时会带两条鲫鱼或者一只冰冻的母鸡回来。我的脸色也慢慢的红润了起来,加上挺着庞大的肚子,也愈发显得肥胖。
他偶尔会在我得鼓动下听孩子在肚子里调皮时发出轻微得响声。每当这时,他都会轻轻得微笑,似乎烦心事也可以就此一笔勾销。

我依旧低着头对我的孩子说些不知所谓的话。有时说着说着就会睡着。醒来后,却发现双手还一直抱着自己的肚子。不禁觉得自己过于傻了。


——第六个月。——

有一天,他对我说:“我们还是分手吧。”
我没有说话,只是拿着他买回来的芹菜和一条猪肉走到厨房里。
“我还是没有办法当一个爸爸。要不,你就把孩子堕了吧。我听人说.”
“你说什么?你想让我现在堕掉孩子?六个月,就这样结束它的生命?它也是你的孩子!也传着你的血脉!你就这样忍心?你的良心被狗吃了?.”我真的发怒了,不中听的话一连串的迸发出来。对于他这样轻视我,无视于我们的孩子的存在,我已经不能忍耐。
可我却不能离开。我不能让我的孩子一生下来就没有父亲。我也不希望它怯生生的面对一个不完整的家庭。
它是我的,是我们的。
“我要生下它。”我对自己说。

“我怎么可以为你负责?”
“你不用为我负责,只要在我需要你的时候,你可以在我身边就足够了。”
“我们不能在一起么?”
“不能。”
“可我爱你。”
“我也爱你。”


——第七个月。——

当初的诺言就如空幌子一样,只遮的住一时,却遮不住一世。
当初的选择不是错误,只是我投入的过多,自己在相信爱情的同时,却又垂弃了自己的尊严。在我选择他的同时,却又同时放弃了自己一生的幸福。
旧时的同学来家里做客。他放下东西冷笑了一声就又出门了。还“咣”的一声摔上那个本来就不怎么结实的门。
晚上他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一点。却身上没有一丝酒气。
我躺在床上边看母婴杂志边问他为什么这么晚才回来。还埋怨连招呼都不跟我的同学打。
“你这样让我很没面子耶。”
他二话不说一脚就踢在我的肚子上。
“你不是怀孕么?你不是怀孕么?怀孕你跟那些男人在家里嘻嘻哈哈的,看你精神头还不错。”
我尖叫了一声立刻蜷缩成一团捂住自己的肚子,只一心想保护它。
却感觉到大腿处有热热的东西汩汩的往下流。低头一看,只见到一腿浓血,直渗入雪白的床单,血印慢慢的扩大,慢慢的扩大。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我尖叫着.

孩子没了。
他被判故意伤害罪,坐牢三年。
医生说我的子宫已经坏死,终生不能再孕。


  [完]

怀胎七月

[ 1 ]
怀胎七月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