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这时天空在下雨
 
· 玫瑰,不该在办公室绽放
· 玻璃心 花瓣雨
· 蟹肥菊花香
· 白裙子,叶,风筝
· 三字经[古代蒙学丛书]
· 百家姓[古代蒙学丛书]
· 千字文[古代蒙学丛书]
· 小儿语[古代蒙学丛书]
· 弟子规[古代蒙学丛书]
· 小学诗[古代蒙学丛书]
· 蒙求[古代蒙学丛书]
· 名贤集[古代蒙学丛书]
 
· 泰戈尔:园丁集
· 仙境传说攻略:一转职业任
· 浪漫满屋[作者:韩·徐尤
· 内地版《天龙八部》剧情介
· 伊索寓言(全本)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卢泰斌漫画:爱情圆周率
· 青春出轨
· 瓜兵呱呱乐
· 酱牛肉的做法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这时天空在下雨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这时天空在下雨 2005-10-16

 
  五月的雨从凌晨淅淅沥沥地下起来,直到上午十点还没有要停的迹象。我陷在沙发里,看一部极为煽情的电视剧,看男女主角的相恋与别离,看十年后他们在街头的不期而遇,看两张已染岁月沧桑的脸带着丝丝的惊愕和无尽的惆怅,看他们多年后再次拥抱在一起,看树上粉色的桃花纷纷温柔的下坠……

  我的眼泪不禁涌出眼眶,忽然间想起了我的初恋。

  先生在下雨前到外地出差去了,换下的睡衣还在床上伸着懒腰;保姆阿珊这几天对花艺突然来了兴趣,拿着剪刀在对付桌上那瓶长势太旺的富贵竹;宝宝正在熟睡,小小的脸笼着梦的酣美。

  手机响起。

  小莫吗?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带着五月的雨的潮湿。

  你是?

  田朋啊,不记得啦?他的声音很好听地触摸着我的耳膜:我想见你一面,我们八年没见了吧!

  嗯……好吧,在哪儿?考虑了几秒钟后,我答应了下来。

  我在“夏绿地”等你。他挂掉了,但他那美妙的声音仍在我的脑海里回旋,仍如八年前那样,温柔得像月光下的海滩,新鲜得可以挤出水来。

  放下电话,这才发现自己心跳得厉害。

  我换上一件粉色的长裙,在略显苍白的两颊抹了一点腮红,桃色的,这让我的脸生动了起来,我对着镜中的自己浅浅地笑了笑。

  我告诉阿珊我要出门,阿珊哦了一声。她正忙着给富贵竹换水,富贵竹的叶子被剪得七零八落,像少女的头发凌凌乱乱地横陈在地板上。

  打着伞走出去,仍有细碎的雨丝扑面而来,五月缠绵的风扬起我的裙裾,让我看起来像一条有着美丽尾鳍的美人鱼,忐忑不安地要去见初恋的王子。

  街上的车来往穿梭着,也像是一条条的鱼,鲫鱼、鲤鱼,甚至泥鳅,看得我有些眼花缭乱。我伸出一只手来,一条鲤鱼便乖巧地停在我的身边。

  “夏绿地”,我说。

  汽车像是游弋在一条水的隧道里,四处茫茫一片。

  手机骤然响起,是田朋好听的声音:到了吗?

  在路上。

  哦。他放了心似的松了口气。

  我看着后视镜里的脸,想起了八年前的自己。那时我还是个十七八的妙龄少女,有着凝脂的肌肤,根本用不着桃色腮红的点缀,我走在校园里,有着风光无限的自信。

  那时追求我的人很多,宿舍的花瓶里的玫瑰常常是新鲜的,舍友林经常替我去开门接过一束束玫瑰进来,然后不无揶揄地对我说:这么多冥顽不化的傻小子。

  我只是笑,看着花瓶里的玫瑰,想着自己的青春就如这瓶子里的玫瑰,散发着寂静的芬芳。

  其实我的心里一直装着一个人,他就是田朋。

  我喜欢站在一旁看操场上他矫健的身影,看到他漂亮的扣篮我会快乐地大声叫出来,全然不顾自己淑女的形象。

  田朋每天都去打球,而我每天都会去捧场。

  你不会也喜欢田朋吧?林可怜巴巴地看着我。

  什么?我明知故问。

  他是我心中的白马王子,你都有了这么多的狂蜂浪蝶,你就饶了他吧。林底气不足地求我。我的心有点酸,林是我最后的姐妹,也许我不该和她争,我对着她微笑着摇头。

  我们又一起为田朋高超的球技大声尖叫起来。

  田朋从场上下来经过我们身边,林的视线一直锁定在他身上。然而田朋只是对我笑,这是我们之间的默契,也是相互之间的问候。我看着他背心里胸肌强健的轮廓,看着他脸上渗出的大颗的汗珠,心里一阵阵悸动。我赶紧转移视线,两颊滚烫。

  后来的一天在教室外面,我再一次遇见了田朋。那天阳光很好,静静地为世间万物涂上了一层亮色,田朋就在这一片阳光里向我走来。我赶紧低下有些发烫的头,不敢去触碰他那滚烫的目光。

  我等待着与他擦肩而过。

  莫莉。他竟然叫住了我。

  我的心一阵狂跳。

  田朋递给我一封信后走了。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一切变得那么美好,我恍恍惚惚起来。

  我躲在角落里心如鹿撞地拆开了田朋的信。他的字写得很斯文,我不禁笑了,这和我心中驰骋在操场上粗犷的他是一个很有趣的反差,信写得很美:


  小莫:

  当我看见你的身影仿佛是前生已预约了这份情缘

  让我确信你便是我在时间无尽的荒涯里等待着的

  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

  恰巧遇上的那一个人

  今晚七点“夏绿地”不见不散

  一个暗恋你好久的人


  我化身为那条等待了千百年,终于可以浮出水面的海的女儿。

  我甜蜜无限地在宿舍里一套套地换着衣装,最后选中了一件粉色长裙,我轻轻地转圈,粉色的裙裾轻轻飘漾,满地盛开。

  好漂亮啊!舍友红说。林却俾睨地斜了我一眼,继续收拾她书架上其实并不乱的书。

  六点半我就出发了,尽管“夏绿地”离学校并不算远。

  我迫不可待地去赴有生以来的第一次约会。

  来到“夏绿地”时,六点五十分。却没有田朋的影子。我的目光四处搜寻着,看见有个学生模样的人在夏绿地门口像在等待什么人,我的目光在他身上扫了一下,很快闪开了,他并不是田朋。

  但他却径直向我走了过来。

  我是中文系一班的何宾,莫莉同学,我,我……我今天请你来,是想请你喝杯茶……我们进去……坐吧。

  我忽然间明白了一切,转身遁逃。眼里的泪泉水般汹涌而出。

  小莫!是田朋的声音从背后传来,那是他第一次叫我小莫,可我头也没回,是他们合伙捉弄了我。

  我在宿舍一个人狠狠地哭了一场。

  瓶子里的玫瑰已经枯萎凋零,再也没有了新鲜的可换。

  后来我一直没有再去操场上看田朋打球。只是经常听林无不兴奋地和舍友讲田朋在球场上是多么英勇,多么像一个战无不胜的将军。她有意无意说在我面前说起,还时不时瞥我一眼。其实我心里也特别想看田朋在操场上的身影。他漂亮的动作、他和我擦肩而过时脸上的笑容、满头的汗珠,甚至是略微的男人的汗味,一切都让我怀念。可是想起那次约会,我的心底就隐隐作痛。

  后来林也不去操场了,整天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听说是田朋不再打球了,我有些疑惑,但是我没问。

  临近毕业的时候,再次遇到了田朋。他朝我走过来,我低着头想避开他。

  小莫。他叫住我,他的声音美好得让我的心为之一颤。

  你听我解释,其实……

  我很快跑开了,留下还没说完的田朋一个人站在那里。可我的心快要碎了——我还是那么喜欢他。我从五楼的窗子望下去,田朋依然站在那里,我的眼睛变得湿湿的。

  ……

  我站在夏绿地的门口,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在心里泛滥成灾,我为什么要再次来到这里,我问自己,难道我还在期盼着发生些什么吗?我有些后悔自己贸然的决定。

  小莫。是田朋的声音。

  但田朋已不再是以前的田朋,他的肚子有了很难看的弧度。

  进来喝杯茶吧。他的声音却依然令我着迷。

  碧螺春的香气丝丝绕绕地氤氲着。

  小莫,其实我一直喜欢着你,只是何宾他……那次我们有些误会。

  还有解释的必要吗?这么多年都过去了。我品一口冒着香气的碧螺春,很爽口,虽然有那么一些微苦在里面。

  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我抬起头看着他问。

  因为我想知道啊,小莫,田朋的脸向我凑近一些:这些年来我一直在想念着你。

  我努力从他的脸上找出当年田朋的痕迹,但我能找到的只有那双依然深情但略显浑浊的眼睛了。

  呵,我轻声笑了:你不觉得现在说这些很滑稽吗?还是说点别的吧,我岔开话题:比如,这些年你都干了些什么?

  田朋向后靠了靠身子:我开了家工厂,小有盈利,也算事业有成了吧。

  小莫,今天我想带你去一个地方。

  在田朋的盛情邀请下,我很难做出拒绝的决定。

  田朋的车在“南珠宫”门前停了下来,我们走进去,田朋指着柜台里面一颗硕大的珍珠说,小姐,麻烦你为我包装起来。

  我按了一下田朋的手,以示阻止,但他决意要买,最终花一万元买下了这颗珍珠。在车上他把盒子放在我的手上:小莫,你记不记得,八年前有个女孩经常来这里,幻想着哪天能够拥有这颗珍珠,因为海的女儿是不能没有珍珠的。

  你怎么知道?我想起自己当年的那个梦想。当时的我多么想像海的女儿那样,为了自己最爱的人,哪怕最终变成一堆泡沫。

  小莫,我一直是喜欢你的。田朋把车停在路边,一把把我抱紧。他的唇很快贴到了我的唇,有着略微的颤抖和滚烫的温度,我渐渐变得柔软了。我抱住了他,眼前出现了八年前的田朋,操场上的田朋,梦一样美好的田朋……

  田朋企图扯掉我的衣服时被我制止了,我像被网罩住的一条鱼,在他的怀抱里极力挣扎着。

  我们亲热亲热吧,小莫,我爱你。田朋的声音有些含糊,他还在努力地把我抱紧,他的手忽然伸进了我的裙子,我丢下珍珠,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他的脸上。

  两个人都安静了下来。

  我想你误会了,我已经不再是八年前的莫莉,我还要回家等我先生的电话,我想我该走了。我拂了一下长发,整理了一下衣裙,开了门……

  我叫了辆车,留下田朋的车消失在烟雨深处。

  我望着车窗外,眼睛竟瞬间下起雨来。

  回到家,十一点零五分。阿珊已经收拾好了一切,富贵竹楚楚动人地挺立在那里,像剪了新发型涣然一新的少女。

  我洗了个澡,为自己冲了杯咖啡,懒懒地坐在电脑前。

  打开电脑,里面却突然跳出一个Flash,一个长着络腮胡子的小人在嬉皮笑脸对我说:老婆大人,老婆大人,要下雨了,记得收衣服别乱跑啊!老婆大人,老婆大人,要下雨了,记得给宝宝换尿片别着凉啊!老婆大人,老婆大人,要下雨了,记得晚上关好窗防色狼啊!

  我盯着屏幕,忽然好想问一句:老公,你那里下雨了吗?

这时天空在下雨

[ 1 ]
这时天空在下雨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