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玫瑰,不该在办公室绽放
 
· 玻璃心 花瓣雨
· 蟹肥菊花香
· 白裙子,叶,风筝
· 三字经[古代蒙学丛书]
· 百家姓[古代蒙学丛书]
· 千字文[古代蒙学丛书]
· 小儿语[古代蒙学丛书]
· 弟子规[古代蒙学丛书]
· 小学诗[古代蒙学丛书]
· 蒙求[古代蒙学丛书]
· 名贤集[古代蒙学丛书]
· 增广贤文[古代蒙学丛书]
 
· 泰戈尔:园丁集
· 仙境传说攻略:一转职业任
· 浪漫满屋[作者:韩·徐尤
· 内地版《天龙八部》剧情介
· 伊索寓言(全本)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卢泰斌漫画:爱情圆周率
· 青春出轨
· 瓜兵呱呱乐
· 酱牛肉的做法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玫瑰,不该在办公室绽放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玫瑰,不该在办公室绽放 2005-10-16

 
文:飞歌

  心怡第一次见到左军就被他所吸引、所震撼。尽管心怡在心里鄙视自己,搞不情自己那种丝丝缕缕的情结打哪来的;尽管心怡奇怪也纳闷:一个快至不惑之年的女人,咋能和时下都市浪漫女孩似的?

  那是在两年前左军就任z市统计局局长后召开的全局机关大会上。

  左军讲话时站着,没拿讲稿,讲得真诚、亲切,引用的各类数据信手拈来,如数家珍。他说为了尽早进入角色,他在基层和机关业务处搞了调研,初步理清了思绪后,才召开了这次会议。他谈了对统计局如何在全市各部委办局中争档晋位的新举措。他那口标准的普通话很是入耳、很是吸引人。

  坐在心怡旁边的同事低声议论着,说左局长才42岁,是由省局下派的干部,很有才华、很有前途。心怡目不转睛地看着左局长,欣赏着他高大挺直的身材、棱角分明的五官和很有磁性的声音……


  心怡是统计局办公室副科级干部,负责局里的档案管理工作。她虽已36岁了,但保养精致,肌肤白腻,丰乳挺拔,给人一种温丽迷蒙的韵味。在办公室里,她待人接物总是礼仪有度,矜持大方,处处显示出职业女性的利索和干练。她还特爱好文学,常在《润江晚报》上见到她婉约如诗的散文。

  心怡的先生陈刚是市财政局干部。三年前提为副处长后,官小权重,巴结他的人多了。他先是借机收礼捞钱,后又勾搭上一家房屋开发公司一个打扮妖治的女孩。心怡好言相劝了多次,陈刚非但没有收敛,反而越发猖狂,回家的日子越来越少了。

  心怡和陈刚开始了无穷无尽的争吵,吵了大半年,吵得十五岁的女儿琳琳刚上初中就住校了。最后,吵得心怡没劲了。她也想开了,看看周围的不少人家都在凑合着过,那么多家庭不都像是瞎子过河—自个儿摸着慢慢地胡着过呗。

  左军就在心怡的心已成碎片时进入她的情感生活的。


  左军就任的当年,统计局即被评上市创建文明行业先进集体。当晚正好是新千年到来的前夜,局里组织了欢庆舞会。心怡也去参加了。她坐在舞厅的角落里和同办公室的刘琴喝着茶聊着。

  那晚左军穿着一套深灰色西服,洁白的衬衣外系着一条棕色红线条的领带,很是抢眼。他优雅的舞姿加上他局长的地位,成了舞会上最令人瞩目的男人。机关的女孩和少妇争着以与他共舞为荣。


  心怡和两个男同事各跳了一曲,觉得没情没趣的,回到座位上。她喝了一听果奶,在昏暗的灯光里寻找刘琴。接下来的一支萨克斯独奏《回家》,是心怡最喜欢的一首缠绵抒怀的曲子。一位男同事来请她跳,心怡歉意地说:“对不起,想歇会儿。”这时,心怡发现左军大步向她走来,微笑着向她伸出邀舞的手。心怡心里咚咚直跳,脸上漾起红晕。她好像是迟疑还是不相信似的,愣了一下,才站起身握住左军那温暖的手。

  心怡没想到左局长知道她的名字,还知道她刚刚在《润江晚报》上登出的三篇散文,称赞她文如其人,含蓄细腻,极有韵致。心怡心里激荡着无比的幸福和快乐。曲子结束前,左军在她耳边悄声说:“有事打电话给我。”


  舞会过后的好长一段时间里,心怡脑子里萦绕着左军的音容笑貌,一想起舞会上被左军拥跳的感觉,她就心迷意乱。她知道,自己是爱上左军了!

  心怡不敢打左军办公室的电话,更不敢打他的手机。她不知道在电话里和他说些什么,不知道他和谁在一起;她没勇气让他知道她的思念、她的渴望……


  一个月后的一天,省统计局档案处到市档案局检查工作,刘琴因婆婆去世在家料理,就心怡一人接待。按照规格,晚上的招待应请一位副局长作东,心怡一下子想到这是一个打电话给左军的好机会,也许还是接近左军的好机缘呢。

  心怡拨了左局长办公室电话,没人接听。她又拨了他的手机,心怡的话筒里传来了熟悉的磁性声音“你好!我是左军……”心怡怯怯地讲了请他主持晚上接待的意思,还试着请示他要不要再请其他的副局长。左军告诉他,他现在和几位副局长都在省城,晚饭前他一个人赶来。

  心怡听后,喜极而泣,一种向望已久的情感在心中激荡翻腾。


  晚宴安排在客人住宿的润江宾馆温莎厅。左军自己开车赶来了,省局档案处的一行人感动了。带队的严峰副处长连声说:“不敢惊动左局座,z市统计局领导对档案工作如此重视,难怪你们样样工作领先。”心怡激奋地望着左军,不知说啥是好。左军只是朝她会意地一笑,就忙着给客人敬酒了。

  酒筵在宾主皆大欢喜中结束了。左军陪着心怡把客人送进客房后,右手挽着心怡的腰走出了宾馆。


  他俩站在宾馆门前,心怡羞红了脸。左军柔声说:“没想到你打给我的第一个电话是请我来陪饭。”

  心怡羞赧地说:“谢谢你了。”

  左军不依不绕地追问:“为什么没事就不能给我打个电话呢?”

  心怡知道左军和她一样企盼着,心中不由得一阵狂喜,竟嗫嚅得说不话来。

  左军提议走一段再折回来开车送心怡回家,心怡点点头。两人像情侣一样沿着宾馆旁的小道走着。

  左军握着心怡的手,心怡依偎着左军,慢慢地移动着脚步。

  左军在她耳边悄声说着:“心怡,我第一次见到你,就让我惊艳和迷惑了……”

  心怡已有200多个日夜没和男人亲近过了。此刻,她感到幸福得头晕目眩,世界在她眼前旋转;她感到她依偎的那健壮的身躯也在剧烈的震颤……


  那晚月明星稀,如水的月光倾泻着大地。宾馆前的小路经过修整,变得整洁干净起来。路边栽满了杜鹃花。花在月光和路灯下盛开着。在两种光线的折射下,杜鹃花显得有点娇艳暧味,还有点欲绽未开的诡谲。

  在月光稍暗的一棵大树旁,左军双手托着心怡的脸,双唇急切地寻找着心怡红润小巧的嘴唇后,牢牢地贴在一起。两人的舌尖在相互的口腔里探索着、搅合着。

  在心怡的朦胧中,左军的一只手伸进了她的内衣,解开了她背后乳罩的纽扣,在她的乳房上揉摸着。尔后,又欣开她的上衣,用舌头舔咬着……

  心怡无力抗拒这生猛而又温柔的侵袭,不由自主地闭上眼睛,一阵快感使她觉得自己的心飘摇腾飞,悠然飘向那浩瀚无垠的夜空……


  左军和心怡一样,激动得不能自持。当他欲解心怡的裙带时,心怡突然看到本局打字员珊珊和电脑室的涛涛拥着唱着向他们走来了。她急忙挡住左军的手,低声说:“单位同事来了。”左军不相信地抬起头,竟发现珊珊和涛涛已走到他们面前。

  “不能为此事影响左局长的形象!”这念头蓦地从心怡心头升起,但一时也想不出好办法。她只好迎上前去,主动和珊珊、涛涛打个招呼,告诉他们:“晚上请省局客人吃饭,我喝多了,左局长扶我到这歇会儿。你们呢?”

  珊珊嘻嘻一笑:“我俩嘛,闲着没事,想去润江宾馆蹦迪,你呢,早点请左局长把你送回家吧。”

  一种被人偷窥私情的羞愧感油然而生,而且心怡更怕因此毁了左军的生活、毁了左军的前途。她逃也似的跑了。


  第二天上午,心怡迟到了。她昨夜又兴奋又担忧,一宵也没合眼。兴奋的是,她爱左军,并知道左军也爱她;担忧的是,她当时的衣衫不整尤其是脸上的愧羞样肯定被鬼精鬼精的珊珊瞧出了端倪。

  一进办公室,见几个同事聊得正起劲。心中有“鬼”的心怡不自然地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侧着耳朵凝神屏息地听他们聊啥。

  珊珊走过来哧哧地笑着,吓得心怡心里打鼓,口唇发麻。珊珊告诉她:“今天,局财务处寡居的副处长唐梅和市质检局鳏夫张瑞副局长结婚。他们在聊这事呢。”

  心怡的心有点放松了。她知道唐梅和张瑞的婚恋遭到了双方子女的激烈反对和百般阻扰,已历时五载了。她对珊珊说:“他们终于修成正果了。”

  “曾经沧海难为水。他俩爱得也够苦的了,今天结婚倒真的是可喜可贺。”珊珊又意味深长地说,“他俩幸亏不在一个单位,要不话更多、更难听了。”

  心怡的脸攸地绯红绯红。


  珊珊在局里与人交往不多。她是个在穿着玩乐上很时尚前卫,而在意识品行上又很守成端庄的女孩。这样的女孩在当今很少见,也让人读不懂。

  珊珊夏天敢穿流行的短裙、无袖T恤,冬天也能穿皮裙、胸口很低的羊绒衫;年轻人崇尚的蹦迪、野餐、滑旱冰、游泳、旅游等,她都喜爱参加;她对待青男孩,有春风般的温馨,也有篝火般的热情,但任何男人有不良企图,她会立马变脸,让你望而却步,使你的邪念灰飞烟灭。

  局里同事都说珊珊和涛涛恋上了,可珊珊却坚定地说:“办公室,是干事业的。玫瑰,不该在办公室绽放;爱情,还是到别的地方去寻觅吧。”


  涛涛真的是爱上了珊珊。前一阵子,珊珊打完文件后经常到局电脑房玩电子游戏。什么红警、CS、传奇啊,她一学就会。涛涛是网络高手,经常和她切磋技艺,两人常常玩到深夜。最近,珊珊又迷上了制作3D动画的Maya,涛涛喜不自禁地手把手教她。

  涛涛认为,从好感到愉悦又到爱恋,这本是一个正常的公式。可涛涛觉得没把握,想找个机会对珊珊说清楚,把他俩的感情确定下来。

  那晚上,涛涛准备和珊珊蹦迪回来的路上和珊珊好好地谈谈的,没想到巧遇了左局长和心怡两人的尴尬。珊珊告诫他:机关看似平静,可是波光诡谲。你如果想干好事业,在这个单位有所进步、有所发展的话,千万千万别把这事给捅出去!吓得涛涛一惊一乍的,本来想好要和珊珊说的话一句也记不起来了。


  心怡一想起珊珊的话心里就堵得慌。她再遇上左军时,脸色也不那么自然了。左军倒是沉着稳健,像是啥事也没发生似的,那富有磁性的声音依旧那么响亮。


  一个周末的下午,左军给心怡打来电话,叫她下班后到他办公室来一下。

  接了电话后,心怡忐忑不安,犹豫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对左军铭心刻骨的爱恋战胜了怯懦。

  初冬的夜幕降临的早。机关下午6点下班时,天已是漆黑漆黑的。通往左军三楼办公室的楼梯和走廊寂静无声,静得心怡似乎能听兄自已咚咚的心跳声。她战战兢兢地推开了左军办公室虚掩的房门。


  两人像是饥渴的人在寻找甘泉,又像是在黑暗中提心吊胆的夜行者急盼光明似的,紧紧地搂抱在一起。

  心怡泪如泉涌,左军用舌头舔着她的双眼。她在尽情的享受中陶醉了。

  左军抱着心怡,把她放在长沙发上,猴急地欲剥掉她的衣衫。此时,门外响起了珊珊和涛涛的嘻笑声。

  左军只得暂停下手来,抽了半支烟后,出门察看。回屋后他脸色骤变,原来隔壁的王副局长不知来办公室干啥了。

  左军叹了口气,对心怡说:“看来今晚又没戏了。我过去和王副局长聊会话,你看外面没人时再走吧。”

  心怡兴致全无。她估摸了一下时间,惶恐地离开左军的办公室,匆匆下楼。


  心怡回到家中,感到今儿晚上的事好险,也有点蹊跷。她全身像泄了劲似的,神情也随之恍惚起来。偷情尤其是在办公室偷欢的事真的很悬,稍有不慎,就会招来阵阵非议,在同事不屑的眼光中工作,那日子可难捱。更重要的是,而此事若在同事中传开,也必然会给左军的家庭生活和仕途发展带来动荡。还是收起自己那颗驿动浮躁的心吧,心怡在辗转反侧中给自己下了决心。


  珊珊却没对心怡说三道四,工作比过去认真、勤快多了。她每天端坐在椅子上,两眼瞅着屏幕,手指在键盘上飞舞,任什么嘈杂笑闹,她都置若罔闻,且差错极少。但她和涛涛的事儿丁点儿没进展。

  涛涛被珊珊梦幻般的艳美所痴迷,也被她或喜或嗔的性格搞得五迷三道,找不着东西南北。他穷尽了浑身解数,陪她学电脑、请她吃饭,陪她玩乐,可得了关键时刻,珊珊就是死活也不钻他的套儿。

  没几天,单位突然传出消息说,珊珊要跳槽了,是Z市电视台看中她,聘请她去担任《时尚专栏》的主持人。没两天,又传说珊珊为涛涛介绍了一个女友,是她的大学同学,名叫娴娴,在Z城平安保险公司任业务主管,也是个俏丽活泼的女孩。据说涛涛对这个女孩一见倾心,一见定情。两人很快堕入爱河。

  这些消息来得是那么突然,弄得单位的同事还没反应过来,一切都木已成舟。


  心怡得知这些消息后,珊珊已办好了调动手续。心怡觉得欠了更应该说是说是感激珊珊什么,还有一种向她倾诉什么的强烈愿望。她邀请珊珊晚上到润江宾馆西餐厅,为她新的选择贺喜。珊珊笑着同意了。

  两人坐在雅致幽静的餐厅里,对视着笑了。心怡没想到珊珊说得这么坦诚,这么直白。珊珊告诉她,官场上错综复杂,险象环生。左军的政绩和口碑都好,省局和市政府都要提拔他,而王副局长是左军的“政敌”。他年已56岁,即便左军升迁,他也提不了正职。左军到任后,把王副局长的心腹一个个或调离或降职,使他对左局长暗恨已久。在心怡邀请左局长主持接待省局检查组的酒筵后,王副局长就有所察觉。他时刻在注视窥视着左局长与心怡的动向。那天下班后,要不是珊珊急中生智,高声嘻闹,惊动了心怡和左军这对野鸳鸯,指不定会被王副局长抓个正着……

  心怡听了大惊失色,心中不由得对珊珊产生了敬意。她拉着珊珊的手感激地说:“咋谢你呢,没想到你这么年轻竟有这心机?”

  珊珊呵呵笑起来:“这,还是我爸打小教育的呢。”


  原来,珊珊的爸爸原是市委办公厅室综合二处处长,是市委办中一支有名的笔杆子。就在他春风得意之时,被一个倾慕他才华的女打字员缠上了。此事很快被嫉妒她爸爸的同事得知。于是,珊珊爸风光不在,被调至市政协当了个处级干事,那个可怜的打字员被淘汰出局。

  珊珊爸在她刚进市统计局工作时就反复告戒她:“人的名声比什么都要紧。名声好比是一盏明灯,缺了它,人生就会黯淡无光。机关里有机关的游戏规则,千万不要把那些不确定的情愫向恋情方向转化。这类转化大都后果不好,这样不但影响上下级之间或同事之间的关系,而且会影响到双方的名声。若被政坛对手抓住你生活作风不好进而说你个人品德不好的把柄,将终生受累。”


  珊珊也敬重左军,认为左军正处于事业的上升期,应当有个良好的公众形象。她劝心怡多为左军着想,迅速斩断情丝。

  心怡老实地告诉她,那天从左军办公室逃回家后,她也为左军真诚地想了许多,已作出了与左军切断这丝缕情感的决定。珊珊今晚的这番话更坚定了她的决断。


  珊珊还主动与心怡谈起她与涛涛的恋情。

  她说,涛涛是个很敬业、很上进的青年。他的性格、能力都很适合在办公室发展。但他家庭生活拮据,爸妈都是下岗职工。他在个人生活上节俭得有点吝啬,与珊珊要求的时尚生活相距甚远。若珊珊留在这个单位、若两人的恋情发展,不仅影响了家庭生活质量,而且对两人而言,也无隐私的小小空间了。

  “心怡姐,你说夫妻俩白天在一起上班,晚上又在一起生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还有啥新鲜感?”

  心怡对珊珊的这一言论无言以驳。


  心怡和珊珊的告别晚餐后不久,陈刚即因涉嫌受贿被市纪委“双规”审查。市纪委从他的办公室及家中搜出现金三十多万元,还掌握了他“金屋藏娇”,与三四个情人厮混的证据。半个月后,Z市检察院依法将其逮捕。

  陈刚在被捕后,悔恨交加地主动提出与心怡离婚。此时的心怡已是心如止水,无波无澜。

  左军得知心怡的家庭发生变故后,主动打电话给心怡,请她晚上吃饭聊聊。心怡没说同意不同意,却问他是否在办公室,她此时来是否方便?左军诧异了。得知他一人在办公室后,心怡随手拿了一份档案卷宗作掩饰,大大方方地走进了左军办公室。

  心怡故意把左军的办公室门半开着,以只有他一个人听到的声音,娓娓道出她为左军仕途着想的决断,并详细地把珊珊的一番话告诉了左军。心怡说着说着,泪水热乎乎地流过面颊;左军听着听着也稀嘘不已。

  两人默默无言地相视着。左军沉思了一会儿说:“对不起你了,心怡,我让你的感情受累了。”“官场不易。人说无官一身轻,是一种解脱,什么时侯能做到有官一身轻,那才是神仙呢。”

  左军还连声赞叹珊珊是个卓尔不凡、飘逸不群的才女……


  半年后,左军升任省统计局副局长,临行前,他力排众议把涛涛提拔为办公室副主任。

  现在,心怡的身心都很愉快。在办公室、在宿舍区,凡认识她的人都见着了一个欣悦的、一个与痛苦剥离的、一个向往着美好人生的心怡……

玫瑰,不该在办公室绽放

[ 1 ]
玫瑰,不该在办公室绽放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