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蟹肥菊花香
 
· 白裙子,叶,风筝
· 三字经[古代蒙学丛书]
· 百家姓[古代蒙学丛书]
· 千字文[古代蒙学丛书]
· 小儿语[古代蒙学丛书]
· 弟子规[古代蒙学丛书]
· 小学诗[古代蒙学丛书]
· 蒙求[古代蒙学丛书]
· 名贤集[古代蒙学丛书]
· 增广贤文[古代蒙学丛书]
· 朱子家训[古代蒙学丛书]
· 没有画的画册[安徒生]
 
· 泰戈尔:园丁集
· 仙境传说攻略:一转职业任
· 浪漫满屋[作者:韩·徐尤
· 内地版《天龙八部》剧情介
· 伊索寓言(全本)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卢泰斌漫画:爱情圆周率
· 青春出轨
· 瓜兵呱呱乐
· 酱牛肉的做法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蟹肥菊花香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蟹肥菊花香 2005-10-16

 
作者:和氏璧

  早在年前,母亲打电话来,告知吴中老家宅地被征为工业区,不久即要搬迁,我挂念故里久矣,闻后更是牵挂。

  旧宅庭前那株桂树,二十年前,祖父骑着脚踏车小心翼翼将她载回植在院中,全家人苦盼三年,年年中秋毛蟹横行水渠,终是不闻有暗香飘出,倒是疏影横斜将近七个年头后,祖父去世,子孙各自置房置产举家迁出,我也日渐远离故里。九七年中秋,父亲难掩思量儿女的寂寞给我拨电话说:旧宅庭间桂花今年终于开花了,想是祖父想念你们久矣,有时间就带儿女回老家去看看吧。我不禁黯然落泪,“人情同是怀苦兮,非穷达而志易”我何尝不是挂念着故里一草一木啊。身处台湾,每年入秋,我便念及老家门前老祖母栽植的整排黄菊,“采采黄菊花,何由满衣袖”离家远矣,方才发现,原来起起伏伏的生活,偶一缕淡然的柔情胜却无数缤纷。

  拨个电话给少时的玩伴,他在电话里一直叮咛:“入秋后回来吧,秋高闸蟹肥,用家乡美食来诱惑你是不是有用啊”是啊,所谓思乡,其实是思念家乡的美食,这话一点也不错。少时随母亲下乡,入秋后,水渠里,塘河边,只要我厚颜紧跟着老家邻里的男孩,他总会摸上几只吐着泡泡的毛蟹,帮我装在脸盆里,让我拿回家去,我便会趴在灶前口水横流地等着老祖母拿手的毛豆吵螃蟹,那境地就象后来读《红楼》,看到"林潇湘魁夺菊花诗,薛蘅芜讽和螃蟹咏"一回里宝玉"持螯更喜桂阴凉,泼醋擂姜兴欲狂”。宝玉食的是否河蟹,我不曾考据过。我趴在灶前兴欲狂的时候,尚不懂毛蟹闸蟹之分,那时节闸蟹也不是豪门贵族的宠物,秋后,闸蟹在寻常水乡人家饭桌上是属家常菜的,祖母常将活蟹用黄酒养净,清蒸刻余,佐以生姜陈醋上桌,“螯封嫩玉双双满,壳凸红脂块块香”。那陈年水乡悠远的秋蟹趣味在短短二十多年后的今天已有沧桑之感。而今的闸蟹也身价百倍,挤身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氛围中,横行于餐宴桌上,坐在一堆附庸文雅的酒席摆设之间.少了骚客文人的诗意不说,倒是益加考究的螃蟹吃法,连蟹壳多有红袖剥好了,醉眼朦胧中,生姜陈醋,红袖添香!其中那番情趣,看在水乡儿女眼里是打了折扣的闸蟹风情。我总以为,跟在宝玉式“兴欲狂”的品蟹逸趣之后该是宝钗“酒未敌腥还用菊,性防积冷定须姜”的细腻,那样的处世方式也正是水乡人温和细腻而又处心积虑的性情写照。外人无法走进这种细腻,便成就了文化的差异。同样的闸蟹,在年少,我见着的是它的膏黄,而今则又看到了它的横行。人的眼睛有时是糊涂的。而最可怕的,是故意装做混浊的眼睛。就象"敢笑黄巢不丈夫"的宋江,在"菊花大会"上乘醉要将李逵拉出去斩了一样。借着雅兴,弄人于无形,这是为水乡人所不耻的。

  在台湾,常是思量故里秋蟹,但吃的只能是海蟹,那是一种俗物,一掰开壳子就见分晓了.在我手里它只配作炒菜,佐以洋葱,生姜,中火热炒,也可上口.但蟹膏却总是不同的。初出蒸笼闸蟹的清味,蟹膏褚红,肉质嫩中带韧,爽而不腻,用骚人墨客的境界去看,清淡一如秋菊。八六年,祖母去世后那年初冬,我回去老家,见到她珍爱的二十多盆菊花在寒露中,缩皱成一团团褐黄。我流着泪将她们连根拔除,将花盆摞起置在墙角。这些年我在外流离,老家空无一人。不知那些瓦盆屋舍是否还有一丝过往痕迹?祖母曾一手带我走过童年,在我眼里,她就象秋菊一样在怒放后,悄然离我们而去。屈原在<<离骚>>中说他"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祖母便是我的秋菊落英,在我慢慢懂得为人妻母之道后方才发现那些菊瓣象极祖母之手,在那一年秋后慢慢攥紧,最后终于成了干团,枯萎在隆冬中。人生,失去那刻当下便再不会回头。

  又是蟹肥菊香时,我终可以再回到老家,眼前老屋旧颜已不在,闸蟹风情剩几许?但徒怀苦又何益?不如见母亲额头舒展着吴道子的《莼菜描》,便知上辈的人终也有了开怀的时候,这一年秋,我也该亲手为他们蒸上一盘闸蟹,配着盆菊,再听上一次《赵母训女》。

  青山白云人,辅以醉蟹黄菊,若世尽惜之,则未必不自以为快也。

蟹肥菊花香

[ 1 ]
蟹肥菊花香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