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白裙子,叶,风筝
 
· 三字经[古代蒙学丛书]
· 百家姓[古代蒙学丛书]
· 千字文[古代蒙学丛书]
· 小儿语[古代蒙学丛书]
· 弟子规[古代蒙学丛书]
· 小学诗[古代蒙学丛书]
· 蒙求[古代蒙学丛书]
· 名贤集[古代蒙学丛书]
· 增广贤文[古代蒙学丛书]
· 朱子家训[古代蒙学丛书]
· 没有画的画册[安徒生]
· 欧·亨利短篇:爱的牺牲
 
· 泰戈尔:园丁集
· 仙境传说攻略:一转职业任
· 浪漫满屋[作者:韩·徐尤
· 内地版《天龙八部》剧情介
· 伊索寓言(全本)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卢泰斌漫画:爱情圆周率
· 青春出轨
· 瓜兵呱呱乐
· 酱牛肉的做法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白裙子,叶,风筝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白裙子,叶,风筝 2005-10-16

 
  天上的风筝哪去了

  一眨眼不见了

  谁把它的线剪断了

  你知不知道

  从前的我们哪去了

  路太远我忘了

  如果你想飞我明了

  你自由也好

  --《风筝》


  我是一个很少做梦的男孩儿。

  我梦见我自己,穿着整齐的衣服坐在满是水的浴缸里。我一点点的往下滑,毫不吝惜的任水淹没,直至整个身体平躺在水底的白色陶瓷上。水面荡起波纹,好象水在笑。一只没有线的叶子风筝缓缓的从水底飘起。

  我平静的醒来,但是全身冰凉。我已经习惯了这种思念她的方式。

  她一直是一个让我无能为力的女孩儿。我第一次看见她时,我们都刚刚7岁。


  那天是我们第一次踏进小学校园。

  我兴冲冲地往班里跑。没想到一下子撞倒了正准备出去的她。她没有摔伤,可白色的连衣裙蹭脏了。我以为她会哭或是埋怨几句。可她连头也没抬,掸掸土就出去了。

  没想到她坐我旁边。她一直低头看着自己的白裙子,右手把蹭脏的地方盖住。我以为她在生我的气,所以没敢跟她说话。

  你们叫我林就好了。我结结巴巴地说出这句在底下练了好久的话。接着用手比画了几下。小朋友们很快就猜出我的爱好是画画。我小心地看了她一眼。她还是没有抬头。

  终于轮到她了。她直接走向老师,把老师手里的粉笔要了过去,然后在黑板上写了她的名字:叶。她转过身,右手在胸前一划,举过头顶,手心平平的,好象托着什么东西。跳舞!大家为她鼓掌。

  我清楚地记得她是那天唯一一个得到掌声的人。然后她笑了。还礼貌地鞠了一躬。那是我第一次看见她笑。

  这么多年了,可这一切晃如昨日。我还清楚的记得第二天早晨我对她说对不起时,她那锐利的目光。她好象习惯了说话时紧紧的盯着别人的眼睛。不露笑容,不作表情。直到看的人发慌。


  她上课时特别的安静。可她不把手背到后面,而是轻轻地放在她的白裙子上。她好象有很多条在不同季节里穿的同样干净的白裙子。乌黑的长发,洁白的长裙,在她身上似乎只能找到这两种颜色。偶尔目光对视时,她会友善的微笑。下课,她就跑出去看树叶。她安静地站在树下,仰着头。不过,我真不明白她在看什么。直到现在我也不完全明白。有时候想,一切也许只因为她叫叶。阳光穿过叶子洒在她的白裙子上,她显得特别明亮。那一刻,我觉得她好像天使。


  记得很长时间以后,我们才开始说话聊天。你能想象这段时间有多长吗?现在想想大概是四年吧。四年,坐在自己身边的女孩儿四年里一直和周围人基本保持沉默,真叫人惊诧。也就是因为那时候太小,所以没太在意。要是现在,我会不知所措的。

  同学间关于她的议论简直是太多了。有人说她从小父母离异。后来,大家发现,每次家长会她的家长都没来,所以又有人说她根本是孤儿。别人问她,她每次就只说不知道。我还依稀记得有一个小女孩儿哭着去找老师,说叶不理她,而且也不理别人。后来老师就把坐在她周围的人找去问情况。小孩子就是好玩,你一句我一句把她说的像女魔一样。坐她后面的男孩儿一本正经地说,他妈妈不让他理叶,说叶有抑郁症。10岁的孩子哪里懂什么抑郁症,结果就是异口同声说她有精神病。现在想起来真是好笑。自己当时是不是也那么以为了?当年说过什么想过什么现在确实记不清了。但我记得那天最后,老师单独把我留下,嘱咐我要试着和叶沟通。老师也开始注意,担心这个学习很好的女孩儿了。是因为老师我才开始和她说话的吗?我忘了。


  记得熟识以后,我跟她讲同学们关于她的猜测,评论时,她瞪大了眼睛,像听别人的笑话一样不以为然。渐渐地,我发现,她其实挺好接触的。我才知道,这四年中,这个不和别人说话的女孩儿录了几十盘磁带,每天她都把自己想说的话录了起来。然后自己听,自己笑。

  为什么要和机器说话而不和她的同学说话呢?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也许注定,那四年她要那样生活。虽然特别,但是太可怕了。她好象一直生活在冰水中,缺少了能够维持人健康生活的温度。慢慢的,她自己也变冷了。


  很多细节在这么多年后是不可能再记得的了。我已经很感谢自己能记住这么多了。能在十多年后这样的失眠夜,这样的从头想起她。


  我们很自然的成了最好的朋友。我才知道她一直是自己一个人在北京生活,长年由保姆照顾,父母在上海工作。假期,保姆会带着她坐飞机去那个现代的沿海城市,找她的爸爸,妈妈。她说她爱她的父母,但总觉得她们之间是那么陌生。她说她理解父母工作的辛苦,忙碌。更重要的是她知道自己的父母都是孤儿,所以他们不懂得怎样去照顾她。--这就是她的家庭生活。她说她习惯了。

  听起来好象很简单。假如我是她呢?--太可怕了。我现在还是难以想象她一直是怎么生活的。一个人对着冰冷的录音机?--没有人能够知道。


  人在回忆的时候,总会觉得时间过的好快。再追忆,就到了初中了。小学时代的事情,我记得的只有这些了。还有就是那些零碎的画面:她穿着白色的呢绒长裙蹲在树下一片一片数叶子。秋末的凉风吹得树叶沙沙响,一片一片落在她的身上。她站起身,在漫天的枫叶中,像天使一样转动,像我第一天见到她时那样右手在胸前一划,举过头顶,手心平平的。恰巧一片叶子落在她摊平的手心上。她微笑着说,林,我叫叶。

  我们的学校是从小学到高中的一体制。所以一直都在一个班。她渐渐的和大家熟悉了,开始说话,开始笑了。可我总觉得她给别人的笑容不真实,是那种随便的只将嘴角扬起。

  ……


  我还记得那时我们有一个约定,就是在她18岁生日的时候去香山植物园,看千姿百态的树叶。我还答应为她亲手做一只没有线的叶子风筝。

  ……


  有一天我是不会忘的。那好象是初二开学的第三天。

  那天她没有上学。本以为她病了,放学正准备收拾东西去看她,谁知道她忽然出现在教室里。她依旧穿着一身白裙子,低着头。我俯下身子,看见她眼睛里含着泪。那是我第一次看见她哭,一下子慌了。她是从来不哭的,即使受了很大的委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不知道,也不敢问。记得当时自己急得直去冲凉水。……她哭的越来越厉害。好一会儿,她才从我的本上撕下一页纸,写了她想说的话:

  林,昨晚爸爸打电话告诉我,我妈妈死了。昨天下午死于车祸。林,你知道吗?我都有半年没见到妈妈了。可她现在死了。我再也见不到她了。爸爸说要带我去上海,他说他怕再失去我。我无法选择。

  我看了,一下子,蒙了。不由自主的,哭了。

  我清楚的记得当时自己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为什么一切对她那么的不公平?为什么一切都发生在她一个人身上?她背负了太多她承受不了的东西。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这样安静的陪在她身边。即使很清楚她将离我而去。

  ……

  我握着她的手,走在傍晚的校园里。她的手冰凉。我一直都很清楚她是一个脆弱的女孩儿,但是所有的一切都在伤害她。我侧头看着她的脸,看着她浸着泪水的眼睛。我恨自己连一句安慰的话都说不出来。我只会这样握着她冰冷的手,慢慢的走。

  林,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你把我撞倒吗?那天你兴冲冲地往班里跑,一下子撞倒了正准备出去的我。我没有摔伤,可白色的连衣裙蹭脏了。那是我最喜欢的一条白裙子了。

  我以为你会哭或是埋怨几句。可你当时连头也没抬,掸掸土就出去了。后来没想到你坐我旁边。你一直低头看着自己的白裙子,右手还把蹭脏的地方盖住。

  我当时可心疼了。

  那你为什么不说话?

  我,……忘了。

  我还记得你给我讲关于我的传闻,我听得好想笑。

  是啊。你好象一点也不介意。

  介意?要真是那样,我也许就会幸福了。

  幸福?我记得当时自己沉默了。我知道她不幸福。怎么样才能让她幸福呢?我不知道。

  天色变暗了。我们又走到那棵经常一起去数叶子的槐树下。灯光从楼上的教室里射下,打在她白色的裙子上。她仰头看着枝条上密密麻麻的叶子,慢慢的旋转。那一刻,我觉得她就是我的天使。

  她忽然停下来,楞楞地看着我。她轻声说,林,记住,我叫叶。


  送她回家的路上,她一直在流泪。我知道有时她在想妈妈,但她不告诉我。她永远只把痛苦留给自己消化。

  我握着她始终冰冷的手。她微笑着说,林,你想知道什么就问吧。

  还有什么是值得问的呢?我不知道。一切就是这样,她四年中只对着机器说话;她总是穿着白裙子;她总是站在树下看叶子;她没有放过风筝却想要一个没有线的叶子风筝……还有,她只和我,这个一直坐在她身边的男孩儿说话。

  我们安静的走着。为什么她的手还是那么冷?为什么我不能够给她起码的简单的温暖?我不知道。

  送她到楼下。她低头看着自己的白裙子。手轻轻地放在上面。就像我第一天看到她时一样。

  她轻声说,我喜欢自己的名字。叶子很特别,每一片都不一样。叶子应该都算幸福的。它们只管呆呆地停在原地就好了。简单快乐。

  我记得自己的眼泪不争气的涌了出来。我哽咽地说:祝你幸福。

  她最后请求我让她转身先走。我同意了。我站在那儿,直至看着白色的长裙在漆黑的楼道中消失。

  在回家的路上,我的眼前一片白色。我想着我们关于她18岁生日的约定。前面一片白色。


  她再也没有去上学。为她办理退学手续的是她的父亲,一个顶多30岁的漂亮男人。

  真不敢相信那个瘦高的年轻男人有着一个14岁的女儿,而且就是叶的父亲。


  已经夜深了。我想到这里眼睛又湿了。我看着墙上她的黑白照片--她穿着白裙子,手里拿着我亲手为她做的没有线的叶子风筝。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她时为她拍的。


  记得她走后,我的眼前总是出现一片一片的白色。我知道我在想她。

  以为她会给我写信,可是她没有。

  一年,两年,三年。我习惯了在春天到郊外的山上采集新鲜的叶子,把它们小心翼翼的装在白色的纸盒里带回来。然后在夜晚,在微弱的月光下,把叶子放在冰水里浸湿。拿回房间,轻轻的在上面写下我对她看不见的思念。一片,两片,三片。……在5月,她的生日时,织成一只叶子风筝。一只,两只,三只。……静静的等着它们在秋风中干枯。……到冬日,点燃一只蜡烛,看着那些文字烧成灰烬。这样,一年,两年,三年。

  终于在第四年,她18岁生日的前一天,她像天使一样出现在我的眼前。她笑着。可我看见她的眼角浸着泪。她还是穿着白色的裙子。

  ……

  虽然马上要高考了,可我还是为她逃了学,履行了我们之间的约定:在她18岁生日的时候去香山植物园,看千姿百态的树叶。我带上了她来的前一天,就为她做好的没有线的叶子风筝。

  ……

  她捧着风筝,像天使一样在树间穿梭。白色的连衣裙在漫天碧绿叶子的衬托下,显得特别明亮。她时而转动,像我第一次见到她时那样右手在胸前一划,举过头顶,手心平平的。我把一片叶子放在她摊平的手心上。她还是那样微笑着说,林,记住,我叫叶。那一刻,我多么希望,她,是我的天使。

  她忽然停下来,楞楞地看着我。她轻声说,林,谢谢你为我做的叶子风筝。我多希望自己是一只没有线的叶子风筝啊。真的好象生下来就是为了飞上天,看更远的景色的。可飞的感觉好累。

  我过去握住她的手,她的手依然冰冷。难道从来没有暖过吗?

  ……


  美好的时光都是短暂的。

  我告诉她自己会考到上海的学校找她。可她不客气的说了一句:那是只属于她的城市,而且她不属于我。

  我哭了。可我知道她是为了我好。她对我是善良的。她是对的。

  她说她喜欢上海迷离颓废的气息。她说她在那儿能找到她的快乐,虽然像昙花一样的短暂堕落。她说她不确定自己会一直呆在上海,但是确定自己不会再来北京,她讨厌北京这座钢筋水泥城市的不伦不类。她说她已经不再上学了。还有,她说她根本不确定自己什么时候会永远的离开。

  我安静的听着,握着她冰冷的手,直至送她到火车站。我记得她说,我永远不会再见到她,永远不会再有她的消息。还记得她说祝我幸福。说我是唯一一个真正珍惜她的人。

  我记得自己的眼泪又不争气的涌了出来。我哽咽地重复着:祝你幸福。

  我最后请求她让我转身先走。她同意了。在漆黑的夜色中,我哭的更厉害了。


  也许男人是不应该哭的。可直到现在,这样的想起她,想到这儿,我还是止不住泪水。

  之后,我考上了北京的名牌大学,一直呆在这座她不喜欢的城市。我再没有见过她,也没有听到过关于她的消息。上哪里找她的消息呢?我不知道。我还是那样,在春天到郊外的山上采集新鲜的叶子,把它们小心翼翼的装在白色的纸盒里带回来。然后在夜晚,在微弱的月光下,把叶子放在冰水里浸湿。拿回房间,轻轻的在上面写下我对她看不见的思念。一片,两片,三片。……在5月,她的生日时,织成一只叶子风筝。一只,两只,三只。……静静的等着它们在秋风中干枯。……到冬日,点燃一只蜡烛,看着那些文字烧成灰烬。这样,一年,两年,三年,四年,五年……


  她还活在这个世界上吗?我不知道。但是现在知道,也许只有永远的离开,她才能幸福。

  她是不自由的。

  可她,这个总是穿着一身白裙子名叫叶的女孩儿,她唯一对于我是自由的。


  一切也许只因为她叫叶。

  白裙子,叶,风筝……

白裙子,叶,风筝

[ 1 ]
白裙子,叶,风筝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