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青春出轨
 
· 痴情人儿闯天涯
· 初夏栀子花[作者:一蓑烟
· 过客[作者:亦舒] 
· 夜之女[作者:亦舒] 
· 劫后[作者:亦舒] 
· 假期[作者:亦舒] 
· 洋女婿[作者:亦舒]
· 波心[作者:亦舒] 
· 刹那芳华[作者:亦舒] 
· 红鞋儿[作者:亦舒] 
· 坏脾气女郎[作者:亦舒]
· 耳坠[作者:亦舒] 
 
· 泰戈尔:园丁集
· 仙境传说攻略:一转职业任
· 浪漫满屋[作者:韩·徐尤
· 内地版《天龙八部》剧情介
· 伊索寓言(全本)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卢泰斌漫画:爱情圆周率
· 青春出轨
· 瓜兵呱呱乐
· 酱牛肉的做法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青春出轨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青春出轨 2005-10-16

 
 
   第七章
  
   李可又不知去哪了,他在家疗养这段时间,江明每次回来都不能在第一时间见到他。就算平时,江明也希望一到家就能看到李可,说说话什么的,何况,今天的心情糟糕透顶。
   没有什么比失恋更让人心情沮丧了!
   江明半躺在床上,对着光秃秃的墙面发呆,即便如此,他也似乎能看到林小曼在墙面中显现出来,对着他微笑。他知道这是幻觉,明摆的事实无情的宣布江明失恋了。
   失恋的人特别爱倾诉,然而,该死的李可又不知跑哪去了。
   太阳还没有下山,天气依旧炎热,江明一点食欲也没有,在床上慵懒的躺着,电扇忽忽转着,在噪声里,他渐渐昏昏欲睡。
   在睡梦中,江明被开门的声音惊醒,李可提着几兜蔬菜进门。
   “买菜去了呀?”江明半睁着眼,身子躺着没动,懒洋洋地问。
   “起来,起来,我烧饭,你做菜,怎么一回来就赖在床上?”李可扔下手中的东西,将钥匙丢在桌子上,大声的说话。
   江明本想告诉他自己的心情,可是现在说出来又觉得不够严肃,想想不管怎样也得先填饱肚子,便不太情愿的直起身体,坐在床沿上愣了会神,站起来去择菜。
   李可对着电扇,从上到下的吹了一通,然后除去T恤,裸露出上身,蹬掉皮鞋,换了双拖鞋。
   “怎么啦,没精打采的?”
   “……”
   “唉,你到底怎么了?”李可又重复了一遍。
   江明望着手中的菜,依旧没有说话。
   “奇怪。”李可舀好米,出门淘米,嘟哝了一句。
  
   酒精有时的确是个好东西,至少,它能激起人倾诉的欲望。对于平常不沾酒的江明来说,偶尔心情沮丧时,喝点低度的啤酒,未尝不是件好事。李可也并不阻拦,他隐隐约约知道江明心里藏着什么,也知道,他只要喝酒,必定会把一切都说出来的。
   “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儿,跟我说说。”李可为江明斟上一杯酒。
   “唉……”江明长长地叹了口气,说:“我失恋了……”
   “失恋?”李可瞪大眼睛,问:“是不是被林小曼给拒绝了?”
   江明仰着脖子,喝了大半杯,说:“不是她,又是谁啊!”
   李可似乎能理解此时江明的心情,无可奈何的给江明的酒杯斟满,咂了一声嘴,将自己的酒杯端起,喝干。
   “那她有没有说为什么拒绝你?”李可问。
   “还不是老一套,不合适呗!”
   李可准备给自己的酒杯倒上酒时,又突然停住,对江明说道:
   “等会我下去把她约出来,你们俩再谈谈。”
   江明忙摆手道:“不必了,不必了,还有什么好谈的,人家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李可拿毛巾往额头揩了一把,说:
   “你啊,受这么一点挫折就灰心丧气了,男人嘛,把脸皮放厚一点,喜欢的东西就不要轻易放弃。”
   江明没有说话,但好像对李可的话表示赞同,端着酒杯找李可碰杯。
   “就这么说定了。”李可喝光酒,不容置疑地说。
   江明吞吞吐吐的不置可否,李可盛了饭放在江明跟前,说:
   “吃完饭,我们去找她聊聊。”
   江明大口大口地扒饭,李可点着头,说:“这就对了。”
   饭后,江明愈发觉得身体躁热,面庞发烫,李可要拉着他出门,可怎么拉,他都纹丝不动,只是呆呆的坐着。李可问:
   “又怎么了,刚才不是说好了吗?”
   江明两手拖着面颊,醉意朦胧的说:
   “算了,我还是不去了,不知道说什么好,酒也喝多了,会胡言乱语的。”
   李可恨铁不成钢的手指点着他,说:
   “你啊,唉,一事无成。一点男子汉的气慨也没有。”
   江明郁郁地说:
   “我哪有什么男子汉气概啊!”
   李可说:
   “你不去,我去。”
   江明抬起头,目光呆滞的望着李可,疑惑地说:“你去?”
   李可不再理睬他,套件背心,出了门。
  
  
   饭桌上一片狼籍,啤酒瓶满地倒着,江明将风扇对好位置,一头栽倒在床上。
   江明在阳光高照时醒来,李可还没回来。BP机闹铃是上班时间,江明没有修改,以致休息日也照闹不误的把江明从睡梦中吵醒。
   江明摁掉闹铃,发现有人半夜三更呼了他。
   江明下楼找电话,电话亭的那个叫桂娟的女孩起得很早,这让未来得及戏漱的江明有些不好意思。桂娟低着头整理东西,她向来很少直接用目光与江明对视的,即使不小心与江明的目光碰到一起,她也会绽开笑容,找一些别的事去做,这让江明感觉很自在。他最怕别人拿目光去注视他,那样会有一种心理负担和惶恐不安。所以,江明在打电话的同时,用眼睛的余光观察着别人的言行,桂娟这个女孩很合江明的感觉,自在、轻松。
   打了电话,才知道是李可留的言,说晚上不回来了,去录相厅,至于他有没有找到林小曼,却一字不提。
   江明又给李可打了传呼,想问问他何时回来,也想确定一下,昨晚找到林小曼没有。哎,爱情这东西,真他妈不是东西,那么地折腾人!
   电话铃始终不响,越多等一秒,江明心里就越烦躁,一会儿闭上眼睛,养养神;一会儿扭扭头摆摆腿,呼吸新鲜空气。无所事事地等啊等,眼睛朝桂娟瞄了瞄,江明想聊上几句的,又担心面容不整,与她对视会暴露出昨夜的某些痕迹,就打消了聊天的念头。
   李可最终还是没有等电话,清晨这么宝贵的时间,江明也不想再浪费下去,还不如回去再补一觉,虽然这也是浪费时间的一种。
   江明整理好零钱,放在桂娟的手心,指尖传给江明一阵少有的温暖和沁人心肺的细腻。
   在路边买了早点,再经过电话亭时,江明匀了一半分给桂娟,说:买多了,正好,你也不必再买。
   桂娟有推脱的意思,可是看到江明一点推脱的时间都没有留给她便笑着走开时,就合上张开一半的嘴巴。
  
  
   江明再次醒来时,时间到了十一点,感觉上却像睡了一天,头昏沉,身无力。
   李可还没回来,江明猜测他看了通宵录相,现在应该是睡意正浓之时。一个人在家又寂寞得很,江明刷了牙,洗了脸,便去江月那,和她们说说话,打发打发难熬的时间。
   中午的阳光可想而知,可是对于欣赏风景的人来说,温度有时也会被暂时的遗忘。其实在江明所走的这段路中,并不能欣赏到让人惬意的风景,只有九月的艳阳高照。然而,江明却极力地用欣赏风景的脚步来仔细地读着这不同于寻常的九月的风景,所以,气温也就被暂时遗忘。
   用这样的方式走在燥热的街头,的确能让心境得到放松和舒畅,所谓“心静自然凉”,可是,突然跨进阴暗的楼道时,江明明显的感觉到刚才实在是一种错觉,那种有意识的错觉让他领悟出人生的境地还是要靠自己去创造,即便那是一种假象。
   801房间里传来热闹的说话声,这让习惯寂寞的江明始料不及,更为惊讶的是,他竟然听到男人的说话声,该不会是李可吧?
   江明敲门,有人开了门,一张熟悉的男人面孔呈现在跟前,江明很快想起来,他是江月的同事,好像是自称叫赵聪的。
   江明并不是有记名字的特别功能,而是,他对任何细微的东西都会洞察入眼、入耳和入心。
   “嗨,你好。”赵聪冲着江明点头,打招呼。
   江明埋着头走进去,并没有理睬赵聪,他深知自己的无礼,可是从心里面说,他对这个有些自以为是的男人实在没有什么好印象。
   江月和李萌在忙着烧菜,江明眼里突然冒出个男人来,多多少少让他失去做为这间屋子主人的权威,或者说,赵聪就是一个不速之客。
   “江明,你也来了,饭马上就好。”江月的心情看起来不错,见到江明更加高兴。
   江明答非所问地对李萌说:
   “你也在家,今天不上班?”
   “是啊,今天一大家子,正好吃个团圆饭,我哥呢?”
   “他昨晚出去了,到现在还没回来。”
   “那你给他打个电话,叫他过来吃饭呀!”
   “好,那我下去打电话。”江明答应道,便准备下楼。
   “我陪江明一起去,”赵聪对着厨房喊了一声,就随着江明鱼贯而出。
  
  
  
   “我跟你姐是同事,叫赵聪。”
   “你说过,我知道。”
   “你姐经常提到你,我知道你有些孤僻。”
   “我姐说的?”江明有些不悦。
   赵聪一只手搭在江明的肩上,可能身高不及江明,显得有些吃力和滑稽。
   “我猜测的,因为你的话不多。”
   江明歪着头,说:
   “我一般不和陌生人说话。”
   “哦?”赵聪放下略显不适的手臂,惊讶地说,“我算陌生人吗?我跟你姐同事了好几年。”
   “你在追求我姐?”江明头也不抬地问。
   “哦,你可能不会太了解,”赵聪一本正经的解释道,“我和你姐早就建立了恋爱关系,可能你在这里不太了解情况,你姐估计也不常提到我。”
   “她从来没提到过你。”江明字句清晰的说道。
   “你看你看,你姐就是不愿说她自己的事。我被调到这里来后,你姐也就调过来了,不然,我们还不知什么时候能见面呢。”
   “我姐来这里是因为你?”江明疑惑地抬起头,问。
   “是啊,否则,她干嘛来这里。这还是我上下活动才将你姐调过来的。”
   江明越来越反感赵聪的自以为是,不想再和他说话,一言不发的抿着嘴下楼。
   电话通了,李可说他正在录相厅里睡觉,没有吃饭的欲望。江明为了避免与身边这个男人同处一室,在江月与李萌面前倾听他的喋喋不休,便极力说服李可赶过来吃饭,所幸,李可答应他马上就来。
   赵聪很想清除与江明之间的陌生感,想方设法与他交谈,无奈江明缄口不言,赵聪讨了没趣,也就沉默是金了。
   李萌在收拾桌子,赵聪殷勤地在江月身边转圈帮忙,江明小声问李萌:
   “他是不是经常来?”
   “也不是,偶尔有时间过来。”
   “我姐对他怎样?有感觉吗?”
   李萌神秘地笑笑,说,
   “那你可以问你姐了。不过,看得出来,他把你姐逗得挺开心。”
   江明莫名其妙地说了一句:这种男人最危险。
   李萌不置可否地说:现在的男人都这样。
   “工作还好吗?习惯吗?”
   “熟悉后就习惯了,还有沙莎经理也挺照顾我的。”
   江明听到沙莎的名字,立刻显得有些不自在,李萌又说:
   “沙莎经常问你的情况,还要来这里认认门呢!”
   “哦。”江明轻轻地应了一声,感觉比说话所花费的力气还要大。
   “其实有很多有钱的男人经常找沙莎的,可是沙莎就是不爱搭理他们。”
   “那不很好吗,为什么不搭理人家呢?”
   “是啊,我也这么认为,那些男人既有钱又有本事,还要如何呢?”
   江明看着李萌说话时艳羡不已的表情,觉得环境在她身上开始烙下痕迹。而沙莎却相反,一时间令江明百思不得其解。
  
   饭菜上桌时,李可急匆匆地赶到,连呼: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李可一边吃,一边小声地对江明说:
   “我昨晚找到林小曼了,跟她聊了会,她说对你印象其实不错,只是你的努力还不够,女孩子嘛,都挺含蓄的,哪有那么容易就答应你的,你啊,火候未到。”
   “真的?还有希望吗?”江明心里的希望又被李可一番话激起,心情激动地问。
   “记住,要加把油,紧追不放。”
   江明陡然感觉身体有股力量在勃发,一切都有了转折,希望无处不在,就连食欲也无限大增,生活充满激情。
   在江明热情招呼下,一顿饭大家吃得滋滋有味,李萌要上班,很快出了门。李可和江明分别在看报、看电视。江月与赵聪把碗筷刷洗完毕,暧昧地走进卧室,江月很有分寸的靠着赵聪风度翩翩的身影,令江明厌恶地是,赵聪很不识趣地明目张胆地关上了卧室的门。
   “咱们走吧,别在这当电灯泡。”李可无聊地换着台,征求着江明的意见。
   江明扔掉手中的报纸,说:
   “那我们回去吧。”
   江明临走时,大声地说:姐,我们走了。
   卧室里嘈嘈杂杂,半天才传出一声“嗯”,江明使尽地带上门。
   江明和李可无奈地从江月那往回赶,到了电话亭,李可说买包烟,让江明先上去。
   江明尽情地躺在床上,不知做什么好。房间里也没有什么可以消遣的东西,加之天气不爽,人也懒得动一下,唯有爱情,此时能给予江明一些美的想象,只是,女孩的心思江明是猜不出,不知该如何去讨好林小曼,这种事情,恐怕还得请教李可。
   听脚步上楼的声音就能判断出是李可回来了,江明跃起身去开门。李可嘴里叼支香烟,提了一捆啤酒,说:
   “太热,可以解暑。”
   江明帮忙,提过啤酒,放好位置,说:
   “你说,这女孩子的心到底是怎么想的?”
   李可吸了口烟,把嘴上的烟夹开,眯起眼睛说:
   “女孩的心思你不要猜,猜来猜去你猜不明白。”
   江明眨巴着眼睛,哀求着说:
   “能不能传授几招啊,帮帮忙。”
   李可往床上一躺,对着天花板说:
   “风扇侍候。”
   江明赶紧打开风扇。
   又说:“拖鞋侍候。”
   江明急忙找出拖鞋。
   接着说:“洗脸水的侍候。”
   江明迅速打好水,端过来。
   李可一边洗脸,一边一本正经地说:
   “这爱情呢,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呢,也的确挺伤脑筋的,首先,你得有恒心,因为爱情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花费大量时间来堆积你的诚意,所以,不能半途而废,一定要坚持到底;然后要有耐心,要对喜欢的人言听计从,万万不可露出不耐烦的表情;还要有爱心,女孩子都心慈手软,你要处处发挥你的爱心,让她知道你是一个充满爱心的人,从而完全拜倒在你的牛仔裤下。”
   李可洗完脸,搭好毛巾,对还在愣神的江明说:
   “你的天赋不够,暂时只能授你三招,以后看你的接受程度再传你几招。”
   江明掰着指头数一要什么二要什么三要什么,琢磨琢磨倒也真是那么回事。
   李可刚在床上躺下,就听见了敲门声,一骨碌爬起来开门,江明一眼就看到了她---林小曼。
  
   “你们在说什么心什么心的,能不能告诉我呢?”
   江明没料到会是她,一下子手足无措起来,结结巴巴地说:
   “你怎么来了,我……我们真没想到。”
   爱情的魅力真是玄妙,它能让你一会儿疯狂一会儿安静,一会儿成为世上最快乐的人,一会儿又会成为世上最痛苦的人。
   “我怎么不能来?在家也太无聊,太郁闷了。”
   李可接过话来说:“来者是客,江明,开水端来。”
   江明唯恐怠慢,又岂有不招呼之理。林小曼甫一坐定,李可的BP机便响了起来,江明问是谁,李可漫不经心地报出号码,江明觉得这个号码耳熟得很,李可说,“我下去回个电话,不知人家找我什么事情,你们坐会,等我回来。”
   临出门,李可朝江明诡笑了一番,江明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号码便是楼下电话亭的,是李可做了鬼,给他们创造单独相处的机会,看来,林小曼的突然到来,跟李可也有关系了。
   一处不大的居室坐着刚处恋爱前期的两个人,不免有些尴尬。江明显得有些局促,倒不是心理素质的原因,而是在他表白后被婉拒,现在又单独而对,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林小曼显然内心坦然许多,她拨弄着胸口连衣裙的蕾丝,说:
   “昨晚在外面跟李可聊了一会。”
   “不是我让他去的。”江明连忙否认。
   “我觉得他说得很对,无论两个人如何都应该有个相处的过程,这有利于双方的了解,如果那样感觉不合适也没办法。”
   江明小心翼翼地问:
   “那你愿不愿意给我时间和你相处呢?”
   林小曼笑道:
   “机会倒是有,那得看你怎么珍惜了。”
   江明一听有戏,连忙问:
   “你答应了?”
   林小曼露出灿烂的笑,不置可否。
   “我一定会努力的。”
   江明兴奋得不知如何是好,只希望在这样的关键时刻,李可不要破门而入。
  
  
  
   江明从这一天起,成了世上最快乐的人。林小曼成为江明的精神寄托,一切快乐因她而起,有了她,生活不仅变得多姿多彩,而且让人无限憧憬。
   他们可以牵手去挤公交车,可以徒步走很远的地方,他们如一对恩爱的夫妻,每天演绎着爱情的剧目。江明认为,世上最幸福的人不过如此。
   高兴的事,接踵而至。
   在留院名额极其有限的情况下,院领导已经暗示江明极有可能成为一名正式的医生。
   江明最喜欢与林小曼在小花园里享受夜晚的美色,倾听蟋蟀的鸣声,欣赏微风拂来时林小曼飘扬的长发。
   那一刻,他们紧紧相偎。
   拥在怀里的林小曼愈让江明生出疼爱的感觉,他摩挲着她的秀发,揽着她的腰身,甚至在四周静得出奇时疯狂的拥吻她的嘴唇。她总是微微颤抖,嘴巴合拢着,在江明用舌头挑开她的唇瓣,将自己放进去时,她颤抖得更加厉害,双手紧紧抱着江明。
   每每在这样的夜晚,在江明热情的包围中,林小曼轻轻地呢喃着,双目紧闭,身体抽紧,她明白,自己再也无力突围。
   “想过今后要做医生吗?”江明在林小曼的耳边柔声地问。
   “当然啦!我父母给我联系好了医院,实习一结束就过去。你的留院事情应该差不多了吧?”
   “应该不会出什么差错,实习结束就可以办手续了。”
   “今后我们都成为医生,就可以一起为病人治病,那该多好啊!”
   “会的,当然会的。”江明用力抱着林小曼。
   快乐的日子总是过得飞快。
   对于现代爱情来说,二十天足够相爱的人跨越一切障碍成为生死恋人。江明把全身心的爱情都给了林小曼,用百分百的热情投入到爱情之中,唯一不完美的是,在江明无力控制自己,预备放纵自己与林小曼肌肤相亲时,总会被她理智的推脱,虽然,江明也明白这是为两人将来着想,可是,捂着胸口说,做为一个生理上的男人,江明总觉得这最后一道防线致使两人没有达到精神与肉体的完全统一,从而使他产生一种错觉,便是林小曼,这个自己最爱的人还没有完全属于自己,心里总是藏着这样一个疙瘩,挺郁闷的。
   唉,男人这东西!
  
   这天,院领导让江明去办公室,江明以为是关于留院的事,心里有一种尘埃落定的轻松感,便飞快的找到林小曼说:院领导找我去谈话。林小曼也替他高兴,叮嘱道:别激动,要沉住气哦!
   江明顺着走廊,意气风发的走向院长办公室。
   刘院长很热情地招呼江明坐下,江明怕激动,不肯坐,说,站着听就可以了。
   领导清了清嗓音说,首先是你的同学李可在本院实习时间不够,又耽误了临床实习,所以,他没有实习鉴定,请转达,让他重头开始或转院实习;这第二个事情,就是关于你自己--
   江明其实早就知道李可拿不到实习鉴定,李可心里也明白,再加上他本人并不安于医生的工作,又在联系其他的公司,所以,这条消息并不影响江明激动的心情。
   领导突然面露难色,不无遗憾地说,留院的名额被另一名实习医生挤掉,你的事情就难办了,不如,你再去跟别的医院联系联系?
   闻听此言,江明一屁股戳在沙发上,像是突然从悬崖坠落般,脑子里一片空白。江明尽量安定自己的心绪,知道这个留院名额被有关系的人挤掉,自己又不善于交际,更不会与领导沟通,这样的好事又怎会降临到自己的头上?
   其实,早就应该有这样心理准备的,江明只怪自己太天真,高兴太早,到头来一场空。
   出门的时候,院领导拍着江明的肩膀,无所谓地说:“小江啊,当医生啊有什么前途,我相信你将来一定有出头之日,比医生风光很多,有机会可要把握住哦!”
   江明也用不着再承受这些无聊的废话,径自出门,剩下领导不知所云的激励和预测。
   林小曼在走廊上看到江明回来,飞快地跑上前,问:
   “这么快就谈好了,什么时候办手续啊?”
   江明无力地垂着头,叹了声气,说:
   “别提了,这事泡汤了。”
   “啊?”林小曼惊讶道,“这是为什么呀?”
   “被别人挤了……医生也做不成了……”
   “不是都差不多了吗?怎么会被挤掉呢?”
   江明耸耸肩,表示了自己也弄不明白,拉着林小曼的胳膊往前走。
  
  
   李可在同学的帮助下,做了一家保险公司的推销员。工作之初,李可一身热情和激情,整日地穿梭于小区之间,忐忑不安地敲开陌生人的家门,有答应考虑考虑的,有说比较比较的,更多的是隔着防盗门将李可赶走。
   李可知道这行的不易,通过听课、学习、交流,他知道吃闭门羹是推销员常遇的事,重要的是要有足够的耐心和恒心,好似自己曾经传授江明的爱情招术一样。
   做保险首先要从身边的熟人做起。江明跑不了,可惜没钱买;林小曼虽然没买,可她一有时间就带着李可去亲戚朋友家游说,甚至连自己的父母也不放过,李可倒有些不好意思了,而林小曼却无所谓地直劝父母赶紧买,实惠多多。
   也许碍于面子,有很多客户答应购买,可到了签合同时,又突然变卦,好像签了那份合同就如同把自己给卖了一样,再说,还要掏出为数不少的一笔钱,的确不是件爽心的事。
   李可是纯粹拿提成,没有一毛底薪,在一次又一次推销失败后,李可已经感到前路茫茫,生命不知所终。
   为了李可的事情,林小曼花了很多的时间和精力到处奔跑,但是,搞保险的人都知道,谈得再好也是零,真正最后买保险的比登青天还难啊!因此,林小曼陪江明的时间也就少了又少,这一点,江明并不介意,李可在自己的生命里占据着相当重要的位置,他的事就是自己的事,帮都来不及,又怎会责怪林小曼呢?
   几个礼拜没有做成一笔生意,反而贴了不少交通费,李可越来越觉得这是一种只会赊本的买卖,再进行下去,只会损头更大,不如辞掉再换另一份工作。
   李可的意见,江明和林小曼也觉得在理,老是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做保险是一份穷途末路的工作,成功率太低。转而一想,三个人也都明白,这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是容易办成的,没有长期的经验积累,又怎会取得成功呢?
   三个人窝在有些逼仄的房间里,你一言我一语的各抒已见,倒让原本拿定主义的李可又回到十字路口,不知道该走哪条道。
  
  
   林小曼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问江明:
   “你不是有个当经理的同学叫沙莎吗?”
   “是啊,怎么啦?”
   林小曼向江明靠近,说:
   “她不是当经理吗,认识的人肯定多,你让她帮帮忙,买几份保险,她一定会答应的。”
   李可一听,也觉得是个办法,起码能解决燃眉之急,便说:
   “江明,这事就得靠你了,我跟沙莎的关系,可不比你和她,你一句话,她不会不帮。”
   江明面露难色,吞吞吐吐地说:
   “这个不太好吧?”
   林小曼拉过江明的手说:
   “当然可以,有什么不好的,只要她一买,李可就能拿到一笔钱,你也不想李可穷困潦倒没饭吃吧!”
   “可,可你总不会让我去牺牲色相吧。”江明瞅着林小曼,有些埋怨地说。
   林小曼故作大方地说:
   “没问题,只要你愿意,我不介意!”
   “让我想想吧。”江明无奈地说。
   李萌工作刚一个月,沙莎让李萌带信给江明,叫他有空去一趟。江明以为李萌的工作有什么问题,加之为了李可保险的事情,江明决定今天一大早就去找沙莎。
   十月的金秋早晚比较凉爽,这让江明走在路上生出许多诗意的想像来,感觉这次与沙莎的见面,多少会有些收获。温度不再让人感觉压抑和难熬,江明把握早上那转瞬即逝的好光景,步履轻松的来到了新冠大酒店。
   沙莎穿的是件黑色短袖紧身衣,显现出职业女性的干练,更增加几分成熟女性的韵味。一如往昔,见到江明,沙莎喜出望外。
   “难得见到你,我真是太高兴了。”
   江明努力地保持着来之前的轻松心情笑着说道:
   “李萌工作还好吧,有没有给你添麻烦?”
   “没有,没有,她工作的很出色,实习一个月结束,下个月她可以和我们签正式的录用合同,工资再涨三百。”
   “是吗?太好了……”江明感激地望着沙莎,问,“那你找我……”
   “哦,是这样的,为了感谢你给我们介绍了这么优秀的员工,我代表酒店请你吃饭。当然,还有赵凯,我们的同学以及李萌,就这几个人,你看怎样?”
   “那好吧。”江明不想在心情这么好的时候驳对方的好意,“什么时候?”
   “现在。”沙莎迅速地答道。
  

青春出轨

[ 1 2 3 4 5 6 7 8 ]
青春出轨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