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青春出轨
 
· 痴情人儿闯天涯
· 初夏栀子花[作者:一蓑烟
· 过客[作者:亦舒] 
· 夜之女[作者:亦舒] 
· 劫后[作者:亦舒] 
· 假期[作者:亦舒] 
· 洋女婿[作者:亦舒]
· 波心[作者:亦舒] 
· 刹那芳华[作者:亦舒] 
· 红鞋儿[作者:亦舒] 
· 坏脾气女郎[作者:亦舒]
· 耳坠[作者:亦舒] 
 
· 泰戈尔:园丁集
· 仙境传说攻略:一转职业任
· 浪漫满屋[作者:韩·徐尤
· 内地版《天龙八部》剧情介
· 伊索寓言(全本)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卢泰斌漫画:爱情圆周率
· 青春出轨
· 瓜兵呱呱乐
· 酱牛肉的做法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青春出轨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青春出轨 2005-10-16

 
  
   第六章
  
   江明没有料到沙莎的电话来得如此之快,以致于对方自报家门时,有一阵脑袋空白,不知所措。江明略一停顿,便整理好思绪,毕竟各种迹象表明激动的该是对方才对。
   江明一如上学时的木纳,对着话筒嘟哝:“哦。”电话那一头也毫无准备的沉默了一会,迅即,爽朗的声音又传过来:
   “莫不是忘了我吧?江明。”
   江明赶紧解释道:
   “怎么会呢!同校、同班、同桌、怎么会忘呢。”
   沙莎这时象是放了心,津津乐道说:
   “好几个月没见呢,还真有些想念呢。”
   这句话听起来怎么那么耳熟呢?江明看着桌上一沓稿纸才想起来,沙莎在写给他的信中是说想来着,现在又加上一个“念”字,似乎比以前要含蓄了些。江明深知自己并不是一个出类拔萃的人,真不知道为什么仅仅同桌六个月,沙莎便写了一封又一封措词炽热的情书给他,吓得江明费尽心思才与之调开了座位。
   “还没毕业你就出去了,听说找了一个不错的单位。”江明最怕和别人谈“情”说“爱”,赶紧转移话题。
   “还可以吧,在一家酒店里做部门经理,你呢?”
   江明心里“噔”了一下,这沙莎还真的能耐不小,这么快就混了个经理,记得上学时并不出色啊。
   “你可以啊,这么快就当了经理。”江明故作惊讶的近乎喊道。
   “还好吧。”象是习惯了老同学、老朋友们众口一词的艳羡,沙莎尽可能用不太张扬的言调说话,虽然,在江明跟前,她极力想表现出自己的优越。
   江明懒洋洋的,似乎没有说话的欲望,耷拉着耳朵听沙莎侃生活上的趣事,工作上的经历,以前的短暂相处让沙莎明白江明不是一个滔滔不绝的人,既然自己打电话过去,就应该做好了准备做一个人精彩的演讲。
   江明只是“嗯嗯”的应着,大概十几分钟后,他有些心疼电话费了,便下了逐客令,说:
   “还有事吗?”
   沙莎趁最后机会又胡拉了一大串,末了问江明:
   “哪天有空,我请你吃饭?”
  
  
   又是请吃饭!
   江明实在不明白,就算她对自己有意,难道爱一个人就要请客吃饭吗?曾经,沙莎不知请了江明多少次,都被拒绝,因为江明对吃饭一点也提不起兴趣,或者可以说,对沙莎一点也提不起“性”趣,否则,也不会认为赴宴是一桩极度无聊的事情了。
   能推就推掉吧,但也要言词委婉,江明深知爱一个人是无罪的,比如自己爱一个女孩便希望她不要拒绝自己的任何请求。
   “这几天估计没空,你也知道,在医院实习是很不自由的。”
   “没那么严格吧,听说实习生都是很自由的,没人会束缚你。”
   “那可不是,你说的是混日子的人,我要是不自觉地学点东西,将来定会一事无成。”
   沙莎用不屑的语调劝解江明,说:
   “哎呀,这年头在医院拿死工资能挣多少钱?难道你真心一辈子只想做个医生?没前途!”
   也许,江明对沙莎提不起兴趣就在这里了。沙莎总是以一种万物不在眼中的傲慢姿态对着他人说话,说到钱,又会以另一种如同膜拜的神态大加赞誉,江明非常不喜欢。
   即便沙莎现在腰缠万贯,也买不到江明的爱情,这一点,江明深信不疑。
   “这样吧,有空我给你打电话,怎么样?”
   电话那一头开始撒起娇来,好听的女声对着江明撒娇,是一种无形的武器,很容易击穿江明并不强硬的心灵。记得那一次,为了赢得江明与她一起郊游的机会,除了靠他人帮助之外,自己更是使出了浑身解数,其中包括拉着江明的胳膊不停地摇,嘴里不停地说“求你了”。
   江明一直纳闷沙莎为何就那么钟情自己呢?为什么呢?想来想去,自己也并不优秀,赢得一个女孩的芳心真是一件不可思仪的事情。
   “你给个确定的日期嘛,不要敷衍人家嘛。”
   江明抓着脑袋想了半天,一刹那之间,江明冲动的说道:“那就后天吧。”
   沙莎捂着话筒似乎要蹦起来,大声地对江明说:“后天就后天,不准赖皮,不见不散哟!”
   江明掰着指头算一算,后天正好是九月一日,以前都是全班同学相会的日子,这一次却是两个人相会的日子,他禁不住笑了笑,撂下电话。
  
  
   八月份的最后一天,天气流露出苟言残喘的态势,除了中午依然让人感觉它在做最后的挣扎外,早晚已经无法让人感觉原先窒息般温度的压迫。江明和林小曼在相同的时间和相同的地点约好继续他们的实习;李可的身体已无大碍,又不得不遵从大家的意见在家休养,所以无聊比天气更让他难受,索幸成天赤着上身在阳光不那么历害时出去闲荡;江月和李萌正式住在一起,离李可和江明的住所并不远,于是去妹妹那聊聊天又成了李可偶而为之的事情。
   洗完澡后,江明和李可怀着蹭顿饭的企图趿着拖鞋在城市灯光闪烁中向李萌和江月的住所走去,夹在三三两两纳凉的人群中漫步,江明心里有难以名状的满足感,继而有时会产生一种“这样的生活能维持多久”的危机感。每每有了这种感觉,江明便会有意无意的多看几眼城市中的灯光。
   李可气喘嘘嘘的爬到八楼,在上楼的中间,他一如既往的发着对高层建筑的埋怨,可是上去之后,他又会自豪地说:“他妈的,又征服了它一次。”
   里面厨房有声响,敲了几声,来开门的是李萌,围着围裙,手里择着菜。
   “还没吃啊?我姐呢?”江明轻声的关上门,看到屋里就李萌一人,她的两根长辫已束成马尾,柔顺的头发垂在肩头,没有一点农村女孩的味道。
   “江月说她在外面吃,刚出去,我才回来,饭也刚做。”
   李可在客厅里找到一些旧报纸,津津有味地读着,江明弯下腰帮李萌择菜。
   李萌择了一会菜,站起来给锅里的菜翻身,额前的几根长发紧紧粘在一起,贴着额头,凌乱的显示着她有些疲惫和憔悴。江明看着她,心里挺难受,照以前,今天应该是去学校报到的日子,现在对于失意的她来说,今天却充满了灰色,哪怕提及到任何有关这方面的只言片语也会徒增她的伤感。
   江明感觉腰蹲着有些酸疼就站起来,拢起菜去冲洗,强劲的水流哗哗作响,在水声之中,江明问:
   “找到合适的工作了吗?”
   李萌依旧翻着菜,说:
   “没有,跑了一天也没有影子。”
   “慢慢来,不要急,总归会有合适的。”江明不知说什么好,一味地使劲将菜篮中的白菜翻洗。
   李萌不作声,忙碌地又拿酱油又拿醋,仿佛此时唯一要做的便是把菜烧好。
   “是啊,急也没用,明天再出去找找。”
   “明天?”李萌突然拧紧水龙头下意识地问,水流立即停止。
   “明天怎么了?是什么特殊日子吗?”李萌诧异地问,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喃喃道,“哦,是九月一日,还真有些特殊……”
   江明看到李萌的眼睛里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忧郁,立马止住了话头,拧开水龙头,最后一次猛烈地冲洗篮中的菜。
  
  
   想起明天的约会,江明忽然想到沙莎或许能帮上一点忙,便问李萌:
   “你愿不愿意去酒店工作?”
   李萌盛起烧好的菜,在锅里添了些水,准备做汤,一只手接过江明洗好的白菜,问:
   “是什么样的酒店啊?”
   “哦,是这样的,我有位同学,也就是你哥的同学,叫沙莎,她在‘新冠大酒店’做经理,我想请她帮个忙,给你安排个工作。”
   “‘新冠大酒店?”李萌的脑袋里一闪。觉得名字很熟,“是不是东门的那个酒店?”
   “对对,就是那个,四星级的呢!”
   李萌把菜端到客厅,伸着头对正在看报纸的李可说:
   “哥,你还有个同学在当经理啊!”
   李可斜睨着眼睛,说:
   “是啊,还是个女的呢。这个江明最清楚。”
   李可的话含有明显的暧昧成份,李萌也听出了所以然,暗暗偷笑。江明朝李可怒道:
   “你啊,什么都不做,就等着吃,还乱说话。”
   李可一般不等饭盛好是不上桌子,所以,根本不理会江明,江明转而又问李萌:
   “怎么样,有兴趣吗?”
   李萌解开围裙,拍了拍裤角,说:
   “干脆算了吧,我想那个地方不太适合我。”
   江明很遗憾地摇了摇头,说:
   “是有些不合适,你先找找看,我再帮你听着。”
   作为哥哥的李可反而不关心自己妹妹的事情,旁人倒操起心来,江明并不觉得奇怪和不妥,他一贯地做人准则是尽最大能力去帮助别人,又何况是李可的事。
   江明边吃饭边喝汤,常年没有规律的饮食让他的胃与嘴巴之间不太合作,不用一些汤水就着饭,会觉得胃被撑得难受。李可倒是胃口极好,犹如饿了一天的猛兽从笼中放出,将桌上的菜来个风卷云涌,李萌间或给他俩夹菜,江明盯着李萌夹菜的筷子,觉得刚才自己的想法实在多余,甚至有些滑稽,便笑出了声。可惜的是,没有人询问江明笑喷饭的原因,于是,觉得自己有些神经,赶紧猛扒了几口饭。
 
   江明与李可汤足饭饱后,准备告辞,江月还没有回来。江明问李萌:“你知道我姐去哪了吗?”李萌不置可否的笑笑,又摇摇头,收拾碗筷去了。
   出了门,大街上灯光几近阑珊,车辆减少了很多,行人却愈发多了起来,脸上尽情享受着夏夜的晚风,江明与李可走在八楼底下,身影显得安静和悠长。
   对于房里那张床的面积,两个人都认为狭小了些,特别是在夏天里,床的局限性给人带来极大的麻烦,翻一次身说不定能与对方“肉体相触”,李可有一些不自在,还有一些郁闷,而江明感觉模糊,说不清模糊的理由。两人曾经有很多次去家具市场逐一比较各种款型的床,却一直没有购买,价钱实在困扰了两人很多时间。
   入睡前,江明收到一个传呼,这么晚的时间,完全有理由不必回复,可是电话号码显示的地方恰恰是刚才吃饭的地方附近,李可又鼾声渐起,江明只好套了件背心下楼。
   幸好,电话亭的女孩桂娟还在乘凉,江明不必跑更远的路去找电话。江明与桂娟点头招呼,暗淡的灯光朦胧的现出桂娟着一袭白色短裙,文静地坐在门口冲江明微笑示意,当江明操起电话时,她便起身走进店里,裙角随着身体而旋转。
   电话是李萌打过来的,江明猜到是她,可是没有猜到她打电话是想告诉江明,第二天跟他一起去见沙莎。
   江明满口答应,轻轻地挂上电话,丢下钱,转身之际,发觉今晚穿着白裙的桂娟特别好看。
  
   说好八点见的,但临时要带上李萌,江明便打电话给沙莎把时间改到九点,沙莎在电话中连说“可以、可以”,又说“想什么时候来都行,我一直在这里等你”,江明想,李萌的工作应该不成问题。
   江明还是那件大T恤,穿一条米色休闲裤,蹬一双棕色休闲鞋,唯一有所改变的是临出门之前,用面巾纸把眼镜片擦拭了两遍,照照镜子,透过眼镜片,江明发现自己那双并不大的眼睛变得清澈而洁净。
   八点一刻,江明到了楼下喊李萌。因为怕登八楼会出汗,他便懒了一回,只在楼底下叫李萌。嘶叫了半天,李萌才伸出头来,说:“就来,就来。”
   李萌穿一套连衣裙,白色,扎两小辫,又是一袭纯朴的打扮,江明觉得似曾眼熟,又一时想不起来在哪见过她这样打扮的,只说:我们走吧。
   新冠大酒店位于市区中心的一环路口,有十八层的高度,在这座城市里,它显得高贵堂皇和难以企及。与沙莎见面地点是在八楼的经理办公室,这个楼层对于江明和李萌来说并不算太高,就算徒步上去也会习以为常,只是电梯放在那儿不用也非明智之举。电梯在酒店大厅显眼的位置,江明没费劲就找到并趁电梯开门时与李萌钻了进去,有人按下了八楼的键倒省去江明寻找的麻烦。在电梯升起的一瞬间,江明的头像被重物碰了一下,有晕晕乎乎的感觉,透过玻璃,他看到李萌站在拐角处,四周打量着人群及电梯里的设施。
   刚才在大厅里,炫眼的灯光把江明照射得不由收紧眉头,而到了八楼的通道,却是另一种幽暗的味道,他又不得不尽力将眼睛睁大,以便很容易地寻觅到8001号房间。
   这里的第八层与李萌住的第八层截然相反,在这里,两人顿感身心舒畅,空气纯净,景致幽雅;在那里,温度升高,空气干燥闷热,更说不上能欣赏到任何能让使身心舒畅的周围环境。
  
 
   “这么高的地方,还是头一次来呢。”江明一边察询房号,一边在廊道中间,左右顾盼。
   “……我也是……”李萌小心翼翼地踩着地毯,轻轻地搭上两句。
   靠走廊尽头的左侧,“8001”清晰的映在江明的眼帘,他拉了一把李萌,定了定神,抬起右手,缓慢而有力的敲门。
   “请进。”由房内传出清脆的女声。
   没有人过来开门,江明在听到指令后只好自己扭开房门,正中的办公桌后立即现出一张熟悉的脸孔,江明迅速给予含蓄的笑容。
   “这么快就来啦,很守时哦。”
   江明看到沙莎时,记忆被迅速拉回到学生时代。那时,活泼而热情的沙莎总是有意无意地向自己靠拢,以致和她一起玩的女孩也由此多多少少与自己有了些许接触,而此时的第一感觉,仿佛这扇木质红漆门成为一种隔层,将她的人,她的声音,她的热情遮蔽得不再率真和无邪。
   然而,她的面貌还是没能在最短的时间里有丝毫的改变,体形上,当然,这里指的是江明仅能看到的上半身体形上,似乎要比以前还要丰满一些。过去那种天真的笑容在这里也显得训练有素,职业味十足。
   沙莎突然见到江明,心情特别激动,忙绕过办公桌,径直走到江明跟前,准备握住江明的手时,发现他背后还站着一个人,又飞快地收回伸到半途中的手。李萌怯懦的摸头,不知所措的微笑示意。
   “这是李可的妹妹--李萌。”江明介绍道。
   “李可?哦,知道了。”沙莎略一沉吟。伸出收回的手递向李萌,“你好,我叫沙莎。”
   站在李萌面前的沙莎,比她略高一些,整齐的黑发垂在后肩,一套黑色职业套装让她看起来气度不凡,虽然,在江明眼里,沙莎的身材过于丰满,可在李萌看来,丰满也成了雍容、尊贵。
   “你好。”李萌也伸出有些僵硬的手。
   沙莎看到场面沉闷,便作出“请”的手势,招呼道,“你们随便坐。”
   房间里真皮沙发才叫丰满呢,胖墩墩的,不由让人产生“坐”它的欲望。江明使劲地坐下去,整个人像陷进去一般,李萌挨着沙发角小心的坐下。
   “好久不见,忙吗?”沙莎问。
   “还好,忙也忙不出什么事来。”江明说。
   有人敲门打断了两人的说话,沙莎说声“请进”,一名服务员小姐送来两杯茶水,彬彬有礼地又退回去。
   沙莎盯着江明看,不知想到什么而独自吃吃地笑,江明和李萌如坐针毡的不舒服。
  
  
  
   沙莎拿着一支笔在手中把玩,眼睛闪着亮光问江明:
   “见到你,让我想到上学时的很多有趣的事情,你还记得吗?”
   江明纠正一下坐姿,说道:
   “怎么会不记得,还没七老八十呢。你没让李可少作弄。”
   好像提到李可,沙莎才记起来李萌的存在,她看了李萌几眼,盯着江明说:
   “喏,他的妹妹跟他一点都不像。”
   李萌被盯得不好意思,又不知说什么好,便把目光投向江明。
   “他的妹妹刚刚高中毕业,这次我带她来,就是想请你--咱们的沙经理帮个忙,给安排个工作。”
   “哦,这样,应该没问题,过几天,让她来客房部上班。”
   江明高兴地大声说:“太好了--不知怎么谢你才好。”
   沙莎摇摇头,说:“既然谢我,那就请我吃饭,怎么样?”
   江明有些为难,口袋里没有多少钱,本来以为是赴沙莎的宴,现在真是骑虎难下,只好说:“那我们就随便找个地方坐坐吧!”
   沙莎伸出食指,晃了晃,说:“那可不能随便,就在楼下餐厅吃吧。”
   江明这才知道,沙莎只不过在和他开玩笑,只是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这种玩笑实在让人有些郁闷。
   饭后,自然是沙莎买单。
   看得出沙莎意犹未尽,颇有与江明独自一诉衷肠之意,无奈李萌的存在阻碍了原先的许多想像。
   李萌一顿饭吃得不知如何是好,她当然也明白沙莎对江明的依恋,便欲找个理由走人,可是,三人起身时,江明便斩钉截铁地说:
   “太谢谢你了,沙莎,改天我请客再聚,李萌的事就烦你多操心,何时上班,你通知我,好吗?”
   沙莎知道,曾经没有得到的爱人,现在也不能立刻就得到他的爱,只好假以时日,因为对于自己,她是有足够自信的,无非只是时间问题。
   “那到时再联系吧,我会尽快办妥的。”
   “好,那我们就再见,下次见。”
   沙莎上了电梯,江明和李萌也背身而行,出了门,阳光炽热,李萌一下子从阴暗或者说幽暗、凉爽的酒店出来,身体上有些不舒服,心里倒是轻松很多,江明看看她,她瞧着江明,两人会心一笑。
  
   早上七点刚过,江明就在十字路口一角等待林小曼的出现,其实,等待的过程对于江明来说比结果更让人铭心刻骨,这四周的风景再熟悉不过,在充满着对万物心存感激的心理,江明有时有一种满足的幸福感,他知道自己爱的人会如期而至,虽然已没有什么惊喜,但一切都是那么和谐,那么沁人心肺。等待的过程其实就是获得幸福的过程。
   林小曼穿了条米色单裤,修长的双腿被勒得纤细而挺拔,浅黄色无袖上衣将身体裹得凹凸有致,远远地朝江明走过来,举手投足间显出非凡的气质,江明痛心疾首的爱不能拔。
   “你真是越来越漂亮了,医院里仰慕你的男同事快有一个排了。”江明打趣道。
   “你什么时候也学会耍贫嘴了?我怎么不知道?”
   江明想想也是,与林小曼认识几个月来,自己明显有了改变,似乎比以前活跃了,脑子里想的事也多了,这不知是不是爱情的力量。
   今天,江明和林小曼被转到了心电图室。其实是件有趣的事,两个人都明白,照转科的惯例来说,哪地方需要或者时间一到便会转到其他科去实习,而江明和林小曼却次次都被同时安排转科就成为一件趣事了,看来,医院里科室领导对二人的关系也产生了合理的臆测。
   心电图室是间空旷的大房间,里面一张长方形的桌子(其实就是六张小桌子拼凑而成),两张床--一张给病人用,一张是医生休息时用。房间里唯一豪华的东西应该是一台柜式大空调,其它科室都是些壁挂式的(功率明显不足),有中央空调的病房又常常出现故障,在这个炎热的夏天,心电图室简直就是个避署盛地,幸运地江明和林小曼也因此躲开了酷暑的侵袭,李可仅仅是报到时露了一下面,便没了踪影。用他的话说:忙的实在是脱不开身。对此江明也无可奈何,只有每天对着带教老师编着这样或那样的理由。
   心电图的操作五分钟就可以掌握,因此在老师出诊后,初来乍到的江明和林小曼便按捺不住内心的好奇蠢蠢欲试。林小曼让江明躺在床上,掀开上衣,摸索着将吸盘一根根地连在了江明的胸口,“1,2,3,4,5,6……”林小曼嘴里一边数一边找第四肋的位置,她的手很纤细,惹得江明又不由得浮想连篇。
   “好了!”
   林小曼终于将所有的导联都完成了,江明的心电图也随之而出。江明从床上一跃而起,胸前还留着红红的血印。
   “来,我也替你做一个!”
   “不要,不要……”
   林小曼脸一下红了,江明也明白过来,自嘲般地挠挠脑袋,“不做算了,我来看看我的图到底怎样。”
   “啊,”江明突然大叫一声,“怎么啦?”林小曼赶忙靠近他身边,“你看,我的心电I导联主波向下,II导联主波向上,电轴右偏啊!”
   “不会吧!”林小曼一把夺过图纸一格格数了起来。
   “不会吧,怎么是+100度,轻度左偏啊!你身强体壮的,心脏怎么会有问题!”
   “这下惨了,我连女朋友都没有就要告别人世了,”江明夸张地大声嚷道。
   “喂,你别那么大惊小怪的好不好。”林小曼被吓得不知该说什么好。
   “唉,死也要做个饱死鬼,走,我们去食堂吃饭!”江明两手一摊,故作轻松状。
   “等一下,我还有点事,你先去帮我打好饭,我一会就来。”
   江明若无其事的吃着饭,与别人谈笑风生,看到林小曼,马上举手示意,“唉,在这呢!给你打了鱼香肉丝,你最爱吃的,对你不赖吧?”
   林小曼看着他不明白为什么江明的情绪转换地那么快,江明仿佛看穿了她的心思,“唉,对李可来说啊,学业诚可贵,金钱价更高,对我来说是健康诚可贵,快乐价更高,快吃快吃,你快乐所以我快乐。”说完便夹了一大块鱼给林小曼。
   “我吃什么会自己夹的!”林小曼白了江明一眼。
   “好了,不满意大不了你下次也夹给我!”江明装作委屈的样子。
   这个江明,竟然也会贫嘴,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啊。林小曼想着,心里不由想到李可,眼前的江明与李可简直就是两类人,却成为好朋友好兄弟,倒有些奇怪了,如果眼前换成了另外一个那应该是另一种风景了。
   吃完饭,两人一起回到科室,林小曼径奔到桌前翻看做好的心电图报告单,江明走上前发现林小曼手上正拿着一张名为“贾明”的单子。
   “干什么呢?”
   “哈,太好啦,你没事儿,完全正常!”林小曼兴奋地转向江明。
   “哦,我知道啊!”
   “啊?”林小曼惊愕的张开嘴巴。
   江明看着林小曼不由大笑,“这是基线不稳,我早知道了。”
   “那你为什么要骗我?”林小曼撅起嘴,一脸不高兴。
   “我只是想看看你到底知不知道我的心嘛!我想我的心受伤了,你一定也会难过的,对吗?”江明又转而笑问,“唉,你怎么发现的?”
   “哼,我越想越不对,就从电脑里随便找了个患者填上去让老师打报告的,这不,贾明就是你,你就是贾明,你这人真坏!”
   江明看林小曼真生气赶紧赔不是,又柔情的说:
   “难道你真不明白我一番苦心么?你应该知道我对你的情义对你的……”
   “你不用说了,我不想听……”林小曼捂起耳朵。
   “我就要说,你故意不想听是么,那你听好,我就是喜欢你,喜欢你这么长时间,以为可以永远放在心里,但压在心里实在太难受,我要说给你听,让你知道我的想法,我也想知道你的想法,可以么?”
   林小曼转过脸,依旧捂着耳朵说:
   “我什么都没听见,我只知道我们不合适,你不要再说了,你故意骗我我也不计较,我们还是路归路桥归桥吧……”
   “我,”江明想说什么,可林小曼已经一阵风似的飘走。
  
 
  
   在江明与沙莎见面后的第三天,沙莎来电话,叫李萌第二天上班。江明说,那好,我让李萌直接去找你,沙莎却说,你带她来。便挂了电话。
   江明与李萌约好早晨一起去新冠大酒店。李萌下楼梯时,江明正好碰到刚回来的姐姐江月,与她一起的,还有江明没有见过的推着车的年轻男子。
   江月指着江明冲男子介绍道:
   “这是我弟弟江明。”
   男子大方的伸出手,微笑着说:
   “你好,我叫赵聪,你姐姐的同事。”
   江明尚未完全反应过来,不自觉地将手递过去,说:
   “你好。”
   介绍完毕,赵聪跨上车与众人说了再见,江明不快地问江月:
   “他是谁啊,你怎么现在才回来?”
   江月停住了将迈出的脚步,淡然地说:
   “哦,我同事呀,他不是介绍了吗,我刚下夜班,他送我回来的。”
   江月边说边上楼。
   江明不完全明白的点点头,与李萌走向车站。
   “你见过那个叫赵聪的吗?”江明问李萌。
   “见过一两次,都是送你姐回家。”李萌笑笑。
   “看你笑得那么暧昧,他和我姐的关系肯定非同寻常。”
   “那可就得问你姐了,我可不知道。”
   江明投过币,和李萌找了个位子坐下,看着窗外的花花世界,喃喃道:爱情!
  
  
  
   到了新冠酒店,沙莎便安排李萌去客房部上班,事情如此简单和迅速,以致江明后悔请了假来这儿浪费时间,便准备告辞,沙莎却强烈要求江明再坐一会,鉴于沙莎的帮助,江明只好再虚度几个钟头的青春了。
   “你就那么不想和我待在一起啊?”
   刚刚还一派经理的严肃形象,突然就转变成小女生的模样,此时的沙莎把江明弄了个措手不及,不知如何是好。
   “没,没有的事,我是请了假来的,想早些去医院。”江明不好意思的说。
   “医院对你来说就那么重要吗?你想一辈子做医生啊?”沙莎挨着江明坐下,柔情无限地说。
   “当然想啦,我的理想就是做一名医生,可光说不练是没有用的。”
   沙莎摇了摇头,摆手道:
   “不就一个小小的医院嘛,你放心,等你实习结束,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
   江明更加不知所措起来,搞不清沙莎的帮忙对自己是好是坏,又不能表态什么,只好委婉地说:
   “不用了,不用了,你帮我已经够多的了,实在不好意思再烦你。”
   沙莎拍着江明的胳膊,娇嗔道:
   “你怎么还那样,这点小事算什么,只要你好,我就开心,难道你不明白吗?”
   江明愈发觉得事态会发展到自己无法控制的地方,而沙莎的热情丝毫不减,孤男寡女独处一室很容易给人造成误会,便支支吾吾地说:
   “我真的要走了,下次我请你吃饭。”
   “那好,一言为定,我可等着这顿饭哩!”
   江明站起来时,房门被推开,进来一个中年人,体态微胖,穿着讲究。沙莎看到来人,立刻站了起来,招呼道:
   “刘总。”
   “这位是……”被叫做“刘总”的中年人礼貌地问道。
   “哦,他是我大学同学,来替熟人找工作的。”
   刘总“哦”了一声,懒洋洋地说:
   “安排好了吗?”
   “安排好了。”沙莎答道。
   江明愣在原地,不知道对眼前这位刘总说怎样的话,用何种姿势才算礼貌,沙莎看出江明的局促,说:
   “这位是酒店的刘总经理。”
   “你好。”江明招呼了一声,对沙莎说道,“我还有事,先走了,改天再联系。”
   沙莎送江明出门,退身的刹那,江明瞧见沙发上的刘总也乜了自己一眼。
   飞似的逃出酒店,江明发觉不再像前次那样舒坦,再伸手一摸,已经汗流浃背了。
  

青春出轨

[ 1 2 3 4 5 6 7 8 ]
青春出轨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