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青春出轨
 
· 痴情人儿闯天涯
· 初夏栀子花[作者:一蓑烟
· 过客[作者:亦舒] 
· 夜之女[作者:亦舒] 
· 劫后[作者:亦舒] 
· 假期[作者:亦舒] 
· 洋女婿[作者:亦舒]
· 波心[作者:亦舒] 
· 刹那芳华[作者:亦舒] 
· 红鞋儿[作者:亦舒] 
· 坏脾气女郎[作者:亦舒]
· 耳坠[作者:亦舒] 
 
· 泰戈尔:园丁集
· 仙境传说攻略:一转职业任
· 浪漫满屋[作者:韩·徐尤
· 内地版《天龙八部》剧情介
· 伊索寓言(全本)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卢泰斌漫画:爱情圆周率
· 青春出轨
· 瓜兵呱呱乐
· 酱牛肉的做法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青春出轨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青春出轨 2005-10-16

 
  第四章
  
   连续几天的闷热天气,终于在这天午后,“噼呖叭啦“地下起雨来。这场及时雨给连续几天心里不痛快的李可大大地来了次心情过滤。江明眼看这场雨稀释了李可郁闷的心情,自个儿也感觉轻松很多。呆呆地望着走廊上雨珠敲打着扶杆,江明也有了与李可类似的感觉,仿若在瞬间,人的生命就会从天堂坠落至地狱,从生与死的对立来看,有时两者没有区别;有时,死对于生来说是一种拷问。
   无名氏死后,三个人都像失去年了生命寄托般,没了昔日的牵挂与付出,那种在生的边缘上突然经历了死亡之后,人的精神要么会重新发出光亮,要么颓废,悲观。
   “明天星期几?”李可摆弄着桌上的台灯,突兀地问江明。
   “星期五啊,周末呢。”江明回答道,心里面好奇李可的目的。
   “几号?”李可又问。
   “18号。”
   李可把台灯扭亮又扭灭,唯恐弄不坏。江明看天色将黑,便淘了米准备做饭。
   “知道吗,那个‘猴精’在一家保险公司干上了,听说混得不错呢。”
   江明将电饭锅的插头插上,疑惑地问:
   “就是那个系学生会主席吗?”
   “狗屁主席,凭他的三寸不烂之舌,什么事对他来说不犹如探囊取物?”
   “你不会也学他吧?”江明拿了抹布擦桌上的水渍,眼睛瞟着李可,说,“不想在医院呆了?”
   “江明,你觉得在医院有前途吗?”李可反问道
   “做一名医生谈不上什么前途,但长此以往,心里总会麻木的,毕竟,生死在医院是家常便饭,医生不应该投入太多感情,而我们刚从学校出来,当然控制不好自己的情感,也不能因此就灰心丧气。”
   李可苦笑一声,说:
   “你倒会自我安慰,我看你对那个林小曼倒是控制不好自己的情感吧?”
   江明被李可的话噎了一下,旋即又自然地说道:
   “这是不可诡辩的事实,那又怎样。”
   “嘿,要不要我替你挑明呢,这样可不好,多熬人啊!”
   江明走赶紧摆手道:
   “不,不,实在不敢劳驾,我可不比你,对女孩子有那么多办法,我看,还是这个样子比较好,至少,现在这种情况让我感觉快乐,真要挑明,说不定就曲终人散了。”
   “胆小鬼。”李可嘲了江明一句,起身找书。
   “……看见那本书了吗?”
  
  
   江明心里明白李可找的什么书,那天看过就塞在枕头底下,随时有空就看。这可是为数不多两人共同消遣的东西,薄薄的一本书被他俩翻了一遍又一遍。
   “在我枕头底下。”
   李可找到书,翻到以前看的页码,不经意地问:
   “林小曼上次来看这本书了吗?”
   江明一愣,甚是奇怪地问:
   “你怎么知道她来这里?”
   李可盯着书面,说:
   “她告诉我的,她还说--”李可说到这里,突然停住,眼睛不怀好意地瞄向江明。
   江明被盯得手足无措,感觉下雨的晚上也有些燥热,心想,难道林小曼是在装醉,知道了我对她的不怀好意?
   “她还说了什么,别卖关子了。”江明故作镇静地问道,桌子被抹得干净剔透。
   “紧张什么?”李可放下书,微微一笑,拉长语调,说:
   “她说和你喝了些酒,然后你送她回家。”
   天哪!江明心里长长地嘘了口气,原来如此,真是吓得一身冷汗。
   “你还别说,她倒真能喝几杯呢。”江明背对着李可自我解嘲地说。
   “平常不喝酒的你不也能喝几杯吗?”李可得理不饶人,极尽讽刺之能。
   江明不言语,自顾地打开灶头,热菜。
   屋外的雨稀稀拉拉,看样子有停下的意思,屋内的空气很湿,沉闷的感觉让李可不由站起来踱步,走到走廊上,感觉到一种在夏季里少有的凉意,李可舒服地伸展四肢。
   江明从窗户向外看去,竟有了奇异的感觉,静止不动的李可在雨水的衬托下倒像雕塑般,散发出力量和美感。
   李可回过头冲着屋内问道:
   “明天没有值班任务吧?”
   “应该没有。”
   “有活动吗,江明?比如和林小曼……”
   江明正在炒菜,油烟呛到眼睛里很不好受,他“啊、啊”地敷衍李可,但心里他清楚李可的意思。
   是啊,要不要去约林小曼呢?难得假日,李可说得也有道理。
   “我想起一件事很重要的事,明天陪我去买辆自行车吧。”
   李可愣愣走回屋内,听江明说买车,倒是大惑不解:
   “好好的买什么车?”
   江明挥动着锅铲,额上渐渐沁出了汗珠。
   “买辆旧车方便呗。”
   李可想,既然买车肯定有他的目的,不问也罢,缄口不语算是李可同意了,再说自己暂时还没有佳人有约,出去转转也有好处。
   “吃过饭,咱们去李咏那看会片子?”
   “不了,我还是看会书吧,那些片子真是无聊。”
   “不会吧,男人有哪个不好这个,精神渲泄也是必要的,老是捧着书本,你也不觉得乏味吗?哦,我明白了,是不是在家想林小曼?没问题,我把她也叫着。”
   江明正吃着饭,一听立刻瞪大了眼,把林小曼叫着,这也能说得出?看看他那模样,李可拿筷子指指江明,说:
   “咳,你还真以为叫她啊,那咱不就成了流氓团伙?我是跟你开玩笑。”
   开个玩笑?真的好笑。江明如释重负,点了点头说:
   “那好吧,看一小会就回来。”
  
  
     第二天一大早,阳光强烈地射进来,江明和李可都还没起床,只听一阵敲门声“咚咚”作响。
     江明踢了踢李可,李可咕咕哝哝的无动于衷,江明穿着短裤走来开门。
     门开了,一道明媚的光线与一张写满灿烂笑容的脸一同映在江明眼前。江明心中一阵惊喜,看到这张脸,江明的心情会莫名的高兴。
     “两个大懒虫,还没起床。”林小曼进屋看到李可还在蒙头大睡,提起手中的早点放在李可的鼻前。李可睁开眼,看到早点,顿时两眼冒光,说:
     “原本是林大美女,什么风把你这么早就吹来了?”
     “早上跑步回来,顺便给你们带了早点---就知道你们还在睡。”
     “起了起了,请美女回避一下。”李可作出掀毯子的姿势。
     “要回避什么呀,难道两个大男人还裸睡不成?”尖牙利嘴的林小曼倒是大大咧咧无所顾忌。
     “好,这可是你说的。”
     李可猛地掀掉毯子,林小曼哪承想他说掀就掀赶紧捂起眼睛,大叫:
     “你还耍流氓不成,好歹也要给我个缓冲时间吧。”
     李可不看她,穿着白色底裤站起身故意在林小曼跟前晃了晃,林小曼边叫边把手捂得更紧。
     等李可穿上裤子和T恤,江明也穿上长裤。在穿衣上,除了自己单独睡以外,江明一直还是比较严谨小心的。在背心外又套件圆领衫,江明算是武装好了,再看林小曼,她的手虽然捂得很紧,可是手指间的缝隙倒是不小,如果眼睛不闭的话,那李可就什么都被看见了。
     那又怎样,又不是没穿内裤。江明心想。
     “等会江明要去买自行车,我们一起去吧。”李可知道江明希望与林小曼一道,干脆自己来替江明说出来。
     “好啊,什么时候?”林小曼问。
     “吃过早饭就去。”江明一把夺过话头。
     “那好吧,九点整车站见。”
     等林小曼一走,江明就开始埋怨李可的冒失,说人家是个黄花大闺女,没见过你这么无聊的,李可反驳道:
     “都什么年代了,你还这么落伍,这算什么,人家都无所谓,你倒斤斤计较起来。”
     “是我斤斤计较?”江明想想,大概是自己动了醋心,便不再言语。
     吃过林小曼带来的早点,锁上门,江明又使劲推了一把,确定门已锁好,两人一前一后下了楼。
    
    
  
   刚刚走到车站,林小曼便朝两人招手。她戴了副天蓝色太阳镜,一袭白衣长裙,松开的头发随风飘扬。李可第一次看到林小曼如此精心的装扮,难免心有一动,果然是个美女,难怪江明对她倾心。
  
   “搞这么隆重,我和江明跟你走在一起真是莫大的荣耀。”
   “你啊,什么时候能像江明一样安静一点,这个世界就平安无事了。”
   “我真的有那么大影响力啊!叫我闭嘴,那谁来夸你呢?江明可不喜欢吹夸人。
  
   江明鼻子里“嗯嗯”的发出轻微的声音,大清早的,汗水就像条小蛇顺着皮肤从脸上滑到了胸膛,滑腻腻的一直粘在内衣和皮肤之间。虽然江明出门前脱掉背心,但还是感觉非常不舒服。
  
   事情远没有想像中的容易办成,林小曼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逮着江明和李可从这个商场逛到另一个商场,她的理由很充分。第一,商场有空调,可以免费纳凉;第二,买车可以稍迟再去也无妨。江明没有意见,陪着林小曼逛,李可大部份时间都在原地等着他俩。
  
   正当李可感觉有些饥饿时,林小曼一手提着塑料袋,一手握着冰淇淋,与江明并肩走过来。
  
   见到吃的,李可两眼放光,心想,这几个小时可没白等。林小曼把东西递给李可说:
   “看到吃的就带劲,坐着等吃的感觉不错吧?”
   李可接过袋子,拿出菠萝面包和一听饮料,过吃过说:
   “……哪能呢……等人也是挺累的嘛。”
  
   江明找了个凳子搬给林小曼,自己挨着李可身旁坐下,看着李可吃的模样,江明和林小曼相视而笑。
  
  
   商场里人很多,但看上去,买东西的倒并不多,很多人三五成群的闲逛,大概也是来享受这免费空调。
  
   吃光、喝光,休息片刻,李可说:
   “走吧,大小姐,商场逛完了,再不去买车,太阳就要落山了。”
  
   林小曼夸张地舔着冰淇淋,眼睛扑闪扑闪瞄向江明,问:
   “好好地,买车干嘛?”
  
   “方便呗!”江明言简意骇的回答,心里纳闷,怎么每个人都问买车的用途,而且,竟连林小曼也问起这个低智的问题来。
  
   “问那么多干嘛,买车要么自己骑着方便,要么接人方便,是吗,江明?”
  
   李可好像要将江明的军,明知故问地反问。
  
   “……咱们走吧!”
  
   江明起身时,姿势优雅而自然的抓住林小曼的手,林小曼一惊。江明也不知怎么就突然抓住了她的手,好象他们早已是不分男女的朋友。即使在夏季里,林小曼的手也传递出凉意,让江明一阵心慌意乱,他顺势拿过林小曼手中的冰淇淋杯,说:
   “我来扔……”
  
   林小曼脱口表示感谢。这几个动作非常快,也是在转身出去时瞬间完成,所以,江明猜测李可大概是没有看见,否则,他定会当场捅破这层尴尬的。
  
   他们向旧自行车交易市场走去。
  
   
   傍晚时分的天气让人烦躁不安,江明带了纸巾不住地擦着汗,林小曼看上去挺悠闲,跟李可聊得挺欢,江明心生醋意,索性一句也没搭理林小曼。江明和李可把林小曼夹在中间,从林小曼身上传过来那特有的香味,钻进江明的鼻孔里,慢慢地,江明也不感觉这空气闷得让人窒息了。
  
   在二手自行车交易市场的大门口,形色各异的男女推着一辆辆没有链锁的自行车等待着买家。这些不上锁的自行车大都有八成新,价格也不高。江明知道这些车大都是偷来的,所以价格还有再往下降的可能。
  
   林小曼跟在两人后面,事不关已的看着江明选车,江明说:
   “小曼,帮我掌掌眼,哪辆车好看又好骑。李可,你也别闲着,可得还够了价。”
   “要车吗,五十块。”一个老头看到江明走过来,主动问道。
   “这么贵!好骑吗?”江明摆弄了几下车把,跨上去骑了一圈,又说:
   “三十吧,不大好骑,车闸也不灵。”
   “活抢哟!没四十五不卖。”卖车人瞪着双眼,责怪江明不识货。
   一旁的李可拉起江明向前走,说:
   “不卖拉倒,车子多的是。”
  
   卖车人见价格出了自己的底线便不搭理他们,自顾自抽起烟来。江明见这架势知道买卖做不成,径直去了别处转悠。
  
   “要买就买好点的。”林小曼嘟哝道,声音不大,江明却听得清楚。
  
   转了好一会儿也没有相中心仪的,江明想今天大概是白来一趟了。天色将黑,三人准备打道回府,出了大门,一个梳着分头的年轻人推着崭新的山地车迎向他们,看到他们意犹未尽的样子,年轻人就知道是没有买到合适的车子。江明看到迎过来的车,眉目顿时舒展开来。


  
   “这辆车倒真不错。”
   “……就是不知道好骑不好骑。”林小曼见车子款式挺时尚,对使用便提出了要求。
   “我来试试。”李可说话间,人已跨上车沿着原地转圈。
   “……看看车闸灵不灵,车把活不活,座垫舒不舒服。”江明冲李可喊道。
   几圈骑完,李可从车上蹦下来,竖起拇指说道:
   “不错,挺好骑的,不知价格如何?”
   见李可满意了,江明扭过头问林小曼:
   “小曼,你看这车怎样?”
   林小曼瞅了几眼,问年轻人:
   “这车,您要多少钱?”
   “这可是名牌山地车,至少一百五。”年轻人答。
   一听报价,林小曼咋了咋舌头,表情夸张地说道:
   “老板,你真敢要,看我们也不像有钱人吧,一口价,八十块。”
   “不行,太低了,没一百二不能卖。”
   “你这车是三无产品,连发票也没有,咱们总不能买一堆废铁回家吧,万一骑几天,这车要是坏了,该找谁呢?我看你这也是无本买卖,八十块,净赚,怎么样?”
   年轻人一听这话,立刻急了起来,眼睛瞪得老大,说:
   “我这也是担了风险的,八十块等于要了我这条小命,好歹也不能就让八十块打发了我这担惊受怕的。”
   李可看到年轻人如此固执,冲林小曼眨巴眼睛说:
   “这车到处都有,咱们再去别处看看吧!”
   “对啊,我们未必一定要买这辆。”林小曼与李可一唱一和,抬起腿往前走。
   也许是最后一笔生意,也许八十块确实够本,年轻人见三人欲走,忙喊住他们,说:
   “八十就八十,你推走。”
   江明在夜色中数了八张钞票交到年轻人手中,又数了数手中剩下的两张钞票,确定是八张,推了车,三人心满意足的与年轻人背道而行。
   “先找个地方吃饭吧!”江明提议道。
   “是啊,是啊,我肚子都‘咕咕’叫呢。”林小曼表示赞同。
   “嘀嘀嘀”传呼声不合适宜地响了起来,寻声望去,是李可腰间的响声。
   “我去回个电话,你们在这等我一会儿。”李可低头看号码,认为这个号码必回无疑。
   江明高大的身躯矗在地上感觉有些吃亏,索性一屁股坐在车后架上,两条长腿交叉着与林小曼相对。
  
  
   看到马路对面的李可专心致志地拨着电话,江明认为有必要让林小曼了解自己买车的意图。
   “夏天一过就是秋天了。”江明说。
   “就是,秋天一过就是冬天了。”林小曼打趣道。
   江胆一愣,敢情林小曼在逗自己,又说:
   “冬天过完又是春天了。”
   “嘿嘿,春天过完又到这该死的夏天了。”
   江明腼腆的笑:
   “你不喜欢夏天吗?”
   “我喜欢不热的夏天,瞧,我的额头又冒汗了。”
   “可是,夏天不热怎么能穿裙子呢?”
   林小曼抹了把额头,抬头看了看刚暗下来的天空,已经有隐约的星星悬于天际。江明递过来一片纸巾,本来,他是想直接帮她擦的,又觉得那个动作有些造作和恶心,便断了这个可恶的念头。
   林小曼捏着纸巾,均匀细致地擦着额头,说:
   “我宁愿不穿裙子,也不想遭这种罪。”
   “这么说来,你可是个唯美主义者,不会将就生活。”
   难得拂来一阵轻风,两人顿感一阵惬意,江明推了把眼镜,一不小心留意到林小曼脚上的袜子。大热天,这双袜子倒不薄,白色的樱桃小丸子的绣像让林小曼看上去不仅淑女,更添几分可爱和活泼。
   就在江明神往片刻,身后过来三个二十左右的年轻人,江明不认识,也就没注意他们,其中一个瘦高个走到江明跟前,做作的惊叫道:
   “哥们,这车怎么跑您这来了?这可是我刚买没几个月,瞧,这还有钢印呢。”
   江明随即站起来,高大的身躯难免让瘦高个有些心虚,然而,江明的表现却是一派文弱书生气,他慢条斯理地说:
   “你认错了吧?这可是我刚买的。”
   瘦高个仗着人多,凶神恶煞的吼道:
   “别他妈的跟我扯蛋!我看是刚偷的吧,想找买主吗,我他妈的不把你扭送到公安局就算便宜你小子了,别不识相,滚远点!”瘦高个边说边拽过车把。
   林小曼知道这帮人是地痞流氓,但心里并不畏惧,她以更高的分贝说道:
   “这车明明是我们刚买的,你们非要说是你们的,那我们就请警察来评理。”
   瘦高个打量林小曼一番,涎着脸说:
   “小妹妹,你有发票吗,没有吧,我看你倒像个放哨的,跟这小子窝在一起,没你好果子吃!”
   江明也随之反问道:
   “既然你们说车子是你们的,那就请把发票拿来看看。”
   瘦高个一听江明也跟着质问,握紧拳头在江明眼前一晃,恶狠狠的说:
   “这就是老子的凭证。”
  
  
   话音刚落,一拳砸在江明脸上,江明躲闪不及,正中鼻梁,整个身躯晃了一大晃,顿时,眼睛周围就像有无数金星闪烁,天旋地转起来。林小曼大声呼救,马路对面的李可闻声飞速跑过来。三名歹徒的铁拳砸在江明身上,江明像瞎子般跌跌撞撞。其中一名歹徒推起车便跑,瘦高个见江明有帮手过来,也作撤退状,李可一个箭步冲上去,一脚将瘦高个踢个满地滚。江明奋力抱住瘦高个的大腿不松手,瘦高个狗急跳墙,黑暗中,从身上拨出一把匕首,猛地刺向江明,李可眼尖,窜上去推开江明,而那寒光闪闪的刀子不偏不倚剌中李可的胸部。
   鲜血象水注一样从李可身上涌出来,歹徒见到这场景,个个吓得抱头鼠窜,全然不顾后果如何。李可无力的摊倒在地,江明、林小曼同时冲上去将李可抱住,大声喊着李可的名字,警车呼啸而来……
   李可被及时送到医院,幸而,伤口离心脏差三公分,但还得住上两个月的院。
   看着李可熟睡的面容,江明一脸的愧疚,倘若李可真要出什么事,自己一辈子又如何面对?为了自己让李可受这么大的罪,除了感动就是自责,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江明的意识变得有些模糊。看着李可的样子,江明的眼里情不自禁的有些湿润。
   林小曼坐在病床旁,无言地注视着李可,犹如害怕他突然消失般紧紧握住李可的手,此时,在江明看来倒不是可以生出反感的举动,却恰恰是三人真情的体现。
   床单洁白,李可很疲倦又安静的睡着。江明轻轻的拍林小曼的肩膀,说道:
   “咱们走吧,让他好好的睡一觉。”
   林小曼不情愿地点头,依依不舍的松开手。将被单往上拉,拽好,转身与江明走出门外。
   “这两个月就由我来照顾他吧!”林小曼低声细语道,眼睛忧郁。
   江明忽然内心悲痛得要命,说不清是因为李可的受伤,还是自己心意的女孩为另外一个男孩伤心、难过。三个人的感情一向很好,也没有明确的爱情,友情的界定,江明宁愿相信倘若换成自己,小曼也会这样,如此想来,心情又稍微有所好转。
   “让我们一起照顾他吧!一切都是我的错。”江明说着,看了看林小曼,她似乎并不在意是谁惹的祸,神情并没有责怪江明的意思,反而,用微笑示意江明不必自责。
   林小曼回了家,说要准备一些营养品,吩咐江明回家把李可的换洗衣服带好。到了家,江明心情又变得糟糕,房间很乱,墙角有一瓶啤酒孤零零的躲在那儿,江明用嘴咬开瓶盖,一口气喝干,稍一会儿,人就发飘,一头倒在床上。
  
  
   今天的天气看上去不错,早晨的温度适宜,空气清爽。江明和林小曼走进医院时,李可就醒了过来。旁边的几位病友都出去早锻炼和散步,李可心有余而力不足,正好,两人的到来,让他暂时不会感到寂寞。
   林小曼走上前,把枕头垫在李可背上,说道:
   “可真把我们吓死了,幸好你没事,不然我和江明真不知道怎么办。”
   李可吃劲地将身体撑了起来,无力地笑了笑,因失血而显得灰白的脸庞一夜之间削瘦了不少,眼眶也明显得凹下去,疲惫的倦容使李可看上去有些无精打彩。
   “真对不起。”江明挨床沿坐下抱歉地说,“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受这么大的罪。”
   李可不屑地笑笑:费话什么,咱俩还分你和我呀,这点伤算不了什么!哎,对了,你们今天不用去医院吗?”
   “我们跟主任请了一会假,迟些过去。”林小曼说。
   “我没事了,你们不能因为我一个人耽误实习吧,下次不要再请假了。”
   “那怎么行。”林小曼迅速给予否决,语气坚定,“我们不来,那谁来,你的伤还没好呢,没人照顾不行的。”
   李可感觉胸口郁闷,轻轻地咳嗽了几声,沉默一会,又说:
   “那好吧,你们把我老家的妹妹喊来,让她照顾我,她在家也是闲着,你们该忙就去忙,不要耽误实习。”
   江明林小曼对视一会,想想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好默认。江明接过李可写的电话号码说:
   “明天我就打电话叫你妹妹过来。”
   李可点点头,说:
   “她叫李萌,告诉她我生病了,赶快过来,到时,江明你去车站接一下。”
   林小曼剥好桔子,塞进李可嘴里,说道:
   “你放心吧,不要多说话,要多休息。”
   “我还要说……”李可像孩子般有些做作的说,“……我要尿尿。”
  
  
   江明很快打了电话,找到了李萌,听说哥哥病了,她很着急,说明天就动身赶过来,并与江明约好了时间、地点。
   回医院的路上,江明和林小曼的心情都不是很好,好像有块石头压在各自的心头,沉沉的。实在找不到什么快乐的事情。江明猜不出林小曼心里在想些什么,觉得应该由自己打破沉默,找些话题随便聊聊。
   “李萌能来,确实解决了我们的后顾之忧。”
   林小曼答非所问地说:
   “不知李萌小妹妹跟她哥长得像不像,跟我谈不谈得来。”
   江明心里有些纳闷,这李萌来是为了照顾李可,跟林小曼谈不谈得来有很大的关系吗?既然林小曼的回答难以切中主题,江明也没有了说话的欲望。两人挤上公交车,并肩坐在一起,随着车厢的摇动而带有节奏的摇晃着,口中无语。
   进科室前,林小曼问江明:
   “明早几点去车站?”
   江明摇了摇头,说:
   “我一个人去就够了,中午回来我们一起吃个饭,再送她去医院。”
   林小曼点头同意,说:
   “我还有几件裙子在家闲着,明天我找出来给她换洗。”
   江明跟李萌只说她哥生病要照顾几天,所以,衣服肯定没带够,林小曼觉得自己那儿多裙子这回终于派上用场了。江明推了把眼镜,从镜片里看去,江明的眼睛对于林小曼来说,有些清澈又有些忧郁,还有一些无名的深不可测。
   晚上,华灯初上,夜景沉醉。江明和林小曼在外面胡乱的买了些东西吃,算作是晚餐,少了李可,两人都觉得天空像塌了一块,黑暗无边。在与林小曼说再见后,江明是拖着脚步回家的。用澡盆接了自来水,添了些热水,江明使劲地搓着自己的皮肤,直到前胸与手臂凸现一条条手指印,江明才从澡盆一跃而起,清除的快感让自己有种莫名的兴奋,没有穿任何衣服,便在床上躺出个大字,好像只有这样才是最真实的自己,好像这样才是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的自己。
   即便心情再沮丧,一天再怎么劳累,浴后的江明还是感觉下身无可控制的直立起来,非常纯净地,少了毛毯或棉被或底裤的束缚与压制。
  
   第二天早晨,江明醒来已近九点。迅速的刷洗完毕,匆忙地便往车站赶,江明与李萌约好十点钟见,所以,宁早勿迟是江明一贯的作风。
   车站熙攘的人群,使江明想起当初自己孤身一人来到这座陌生的城市求学的情景,往事历历在目,一晃三年过去了,江明不免有些物事人非的感慨。
   江明买了些饮料,在车站出口处等待李萌的到来。他特意穿一件白色长衫,这是和李萌约定的特征之一,再加上1米80的个子,应该不难认出。据李萌所讲,她应该扎着两根长辫子,现如今,这样的发型也不会让人容易混淆。
   “江明?”
   江明听到身后冷不丁有人喊自己的名字,愕然地回头寻找声音的来源。
   “你是……”江明一时想不起来眼前这个衬衣领带的年轻人的名字,只知道是大学时的同学,且来往并不过密。
   “我是赵凯呀!才几个月不见就不认识啦?”
   “哦,对对对,一时没想起来,真不好意思。”江明一脸的歉意,像自己做了一件错事。
   “没事,肯定贵人多忘事,---最近在哪高就啊?”
   “在医院实习呢,无聊得很。看你这一身一定混得不错吧。”
   “瞎混,在一家医药公司做医药代表,这不,去出差呢,这是我的名片。”赵凯说着,从公文包拈出一张名片,毕恭毕敬的递给江明。
   江明惶恐地接过名片,啧啧称道:
   “不错,真不错。”
   赵凯摆了摆手,说:
   “咱这真是没事瞎混。你还记得沙莎吗?你的同桌,人家现在是一家酒店老总助理,上个礼拜请我们几个老同学在酒店撮了一顿,还问我你的电话呢,看来,人家对你是念念不忘啊!”
   江明有些羞涩的低下头,那都是过去的事了,突然被提起让江明无所适从。沙莎是个性格开朗的女孩,在上大学的第二年,开始与江明同桌。几个月后,就数次向江明暗示自己的情意,无奈江明过份腼腆,一直以回避相对,没承想,她现在还对自己情有独钟。
  
  
   “人家说你当初忧郁的气质在她心里扎了根,再加上你似近似远的态度,让人家难以自拔呢。”赵凯一说起这事,就滔滔不绝。
  
   “别瞎说--”江明摸了把有些发干的嗓子眼,认真地说,“过去的事,别太当真了,现在的生活才最重要。”
  
   “你不当真,人家可当真呢。”赵凯不屈不挠,手舞足蹈地说,“她可是好姑娘,记住咯!好了,不跟你说了,我要上车了,改天我们再联系。”
  
   赵凯边说边拿笔记下江明的传呼号码,跟江明道了声再见,上了一辆开往上海的快车。江明怔怔地愣在原地,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往嗓子眼猛灌了几大口饮料,长长地嘘了口气。
  
   时间在等待的过程中,逐渐变成了骄阳似火,喧闹的人群让白花花的马路更加燥热不安。江明越来越觉得心境不怎么安静了。他有些后悔自己急匆匆的出来,其实,完全可以一边吃着油条就着豆浆去等的,可惜,现在已没有了这种胃口。
  
   在等人的忐忑不安中,江明对时间有些麻木了,可就在自己松懈时,耳边传来一声清脆的女声:您是江明大哥吗?
  

青春出轨

[ 1 2 3 4 5 6 7 8 ]
青春出轨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