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青春出轨
 
· 痴情人儿闯天涯
· 初夏栀子花[作者:一蓑烟
· 过客[作者:亦舒] 
· 夜之女[作者:亦舒] 
· 劫后[作者:亦舒] 
· 假期[作者:亦舒] 
· 洋女婿[作者:亦舒]
· 波心[作者:亦舒] 
· 刹那芳华[作者:亦舒] 
· 红鞋儿[作者:亦舒] 
· 坏脾气女郎[作者:亦舒]
· 耳坠[作者:亦舒] 
 
· 泰戈尔:园丁集
· 仙境传说攻略:一转职业任
· 浪漫满屋[作者:韩·徐尤
· 内地版《天龙八部》剧情介
· 伊索寓言(全本)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卢泰斌漫画:爱情圆周率
· 青春出轨
· 瓜兵呱呱乐
· 酱牛肉的做法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青春出轨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青春出轨 2005-10-16

 
  第二章
  
   在菜市场的白色居民楼上,林小曼向李可和江明挥手告别。
   江明很诧异,世界真的很小。林小曼竟然就住在附近。也许,林小曼偶尔从他们身边经过呢。
   江明进菜场去买水果。李可在菜市场外面的地摊上翻着有些破旧的《健美》杂志,他对菜市里面混杂着各种烂菜的气味感觉无法忍受,所以,每次买菜的活就由江明代劳了。
   对于江明来说,买菜其实是门艺术,那种异味对于他来说,是自然所赋予的最贴近人心的气味,没有不能忍受的,而讨价还价又成为江明可以体验成就感的特殊渠道。
   江明想着今晚该做什么菜。菜市里不仅气味难闻,卫生也极其糟糕,也许是因为他过于专心致志的思想缘故,一根菜叶混着积水在江明脚下打了个绊,差点一头栽下去,所幸,江明反应极快,迅速把握了重心,即便如此,高大的身材还是像触电般前躬后突。
   眼镜差点掉到地上。
   江明出菜市场时,手上拎着三个土豆,半斤瘦肉,四个鸡蛋,两个西红柿。土豆炒肉丝是江明的拿手菜,李可没少夸过。
   李可还在聚精会神的看着画片,被江明一声吆喝,不情愿地放下画册,一起小心过马路。江明有意无意的朝对面白楼望了一眼,一辆“奔驰”从江明身边呼啸而过。
   李可要来两瓶啤酒,问江明要不要来一点,江明很直接的拒绝,说怕脸上起痘痘,李可一人将两瓶酒干了个尽。
   房间不是很大,空气滚烫,电风扇忽忽悠悠的不停地转着,李可的脸上、胸膛开始"香汗淋淋"……
   傍晚时分,太阳并不是很毒,折射到房间来只感觉空气暖哄哄的,糊窗户的报纸也被照得红通通的,有一半窗户被江明打开,偶尔会飘进来一丝凉风。
   李可准备盛饭时,腰间的BP机响了起来,他看了看,代码是0,站起身对江明说道:
   "去回个电话,你先吃吧。"
   江明很疑惑,问:
   "谁打来的?"
   "大概是小雯……"
   楼下有一家公用电话亭,兼做百货生意,老板是母女俩。李可三两步冲下楼去回电话。
   江明接了点自来水,又兑点热水洗了把脸,看到啤酒瓶里还有半瓶黄橙橙的啤酒,就小心翼翼的抿了一小口,苦苦的,没什么酒精浓度,他看过许多报道,说啤酒是液体面包,营养丰富。
   十分钟后,李可上了楼。
   "小雯找你有事?"
   "没什么事,找我玩。"
   江明照例趴在墙角的写字台前,铺开稿纸,他喜欢在饭后,写点东西。
   "晚上又要出去?"
   "不,不出去,她呆会可能要来。"
   "啊……"江明有些吃惊,"她来,我去哪?"
   李可一脸无所谓,连扒几口饭,说:
   "到时在说吧。"
   晚饭后的八点多一点,有人敲门。
   江明还在写东西,李可本躺在床上看杂志,房间里很安静,猛地敲门让两人都楞了一会。
   其实,刚刚江明已经听到有人上楼的脚步声,只是,这个公用楼阶,人来人往,你分辨不出是谁家的客人。
   李可反应很快,"腾"地就从床上一跃而起,迅速拉开了门。
   小雯穿着一袭低胸黑裙,胸部被勒得紧紧的,白皙的乳沟能隐约而见,长发披肩,脸上有一种妩媚的笑。
   "你们俩都在呀!"小雯先打了个招呼。
   江明跟她不怎么熟,所以不想多说话,嘴里只是含糊的"唔"了一声,李可上前拉住小雯的手,说:
   "哦,江明呆会要出去办件事。"
   江明看了李可一眼,又含糊不清的"嗯"了一声。
   说实话,小雯绝对是个美女,是那种长相很精致的女孩,身材也很棒,不管什么样的男人见了总不免几分心动。江明也是如此,内心里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失落。
   李可拉小雯沿床边坐下,对她说:
   "等我哈,我下去就来。"
   说完,便飞快的跑下楼。
   江明和小雯在房间里干坐着,相互也不搭理,空气像凝固了般。
   就在江明起身准备去倒点白开水时,李可进屋了,手里握着两瓶饮料。递给小雯一瓶,又递给江明一瓶,问道:
   "什么时候出去?"
   江明来了个顺水推舟,答道:
   "我就要出去……。"
   说着,步子就迈到了门外,下楼时,李可追过来,塞给江明十块钱,小声地说:
   "录相厅两块钱看通宵,有空调,能睡觉。"
   江明想推辞,又知道李可是不喜欢来这一套的,也就把十块钱装到口袋里。
   去录相厅是要经过菜市场的,走到菜市场的时候,江明闯红灯过马路,不由自主抬头看了看那幢白楼,夜晚的灯光都亮了起来,尤其是四楼的灯光更为明眼。
   在录相厅里,江明遇到了曾经熟识的男同学。
   通宵连放,录相片是各个国家的成人片。
   到了半夜,江明有些困,和衣躺在长凳上,将要入睡时,呼机响了。留言人是李可,说他和小雯已出门,让江明速回去。
   深夜的街头没有了酷热,夜风凉凉的,人不多,江明独自一人经过菜市场,回到自己的"窝"。
   打开门,映入眼前的是原先干裂的地面已被洒满了水,床上的薄毯整齐的叠在一边,床头的柜子上只剩下空饮料瓶,窗户也被关了起来。
   江明洗完澡,立刻就躺在还留有体温、体香的床上,拽过毛毯盖住身体,脑中想着李可和小雯会到哪里去。
  
  
   一不小心就睡过了头。江明醒来时已经七点半,用十分钟洗漱,十分钟穿戴,再加上出去买早点,到车站时已经七点五十。
   慌慌张张的到了医院。
   八点整在办公室开晨会,听夜班医生交班,分析重大病情。林小曼见到江明似乎有话要说,又忍住。
   散了会,在办公室的走廊上,林小曼问道:
   "怎么就你一个人,你那位朋友呢?"
   "他啊,昨晚有事出去,到现在还没回来。"
   江明一边回话,一边打量着林小曼。愈看愈发觉林小曼长相酷似一名女歌星。
   穿着白大褂的林小曼,颇有"天使"韵味,灿烂的笑容给人以春天的气息,因为身材高挑,所以腿很修长、纤细,这对于江明似乎是一种诱惑,看得他几次差点被开着的门窗给撞着。
   早上买早点时,顺便给李可打了传呼,到现在都还没回,虽然他常说去医院是很费时间,可也不至于一无所获,所以,江明常告诫李可要按时上班,然而收获甚微也是事实。
   "你一路上在想什么呢?"
   甫一坐下,林小曼就发问道。
   "哦,我在想我能否做陈医生说的那个病例。"
   "不会做也没什么,你没听说过这么一句话吗?‘实习大夫什么都知道,可是什么都不会做;外科医生什么都能做,可是什么都不知道;病理学家说起来什么都知道,什么都会做,只是太晚了‘……"
   "我就是那个只知道不会做的大夫。"
   "那你就得认真学喽!"
   "可我真正喜爱的是文学,医生对我来说只是一种职业。"第一次对听江明说起文学,林小曼吃了一惊。
   "我也喜欢文学,咱俩探讨探讨、交流交流,如何?" 林小曼显现出兴高采烈的神态,说着话还以手势作为辅助,"我看现在文学市场很混乱,充斥着太多的垃圾,作家也没有以前那么有责任感,一味着想出书赚钱。"
   "环境有些问题,"江明打开抽屉找着什么,"作家们的生存也是个问题,纯文学很难有市场,所以,环境逼得他们写作心态越来越浮躁,难以写出厚实的作品来。"
   林小曼黑黑的眼珠一转,神态怪异的问:
   "你认为那些美女作家长得美吗?"
   "她们的衣服倒挺美,至于长相嘛,不足以呕吐而已。"
   林小曼吐了一下舌头,"哇"的一声说:
   "你还有那么多‘呕‘像啊!你觉得她们的作品好看吗?"
   好看?江明愣了一下。从什么角度去回答呢?从文学角度去看,还是从一个男人的角度去看呢?
   "挺好看,就是有些堕落。"
   "堕落?"林小曼大惑不解。
   "嗯,堕落。”江明冷冷的说。
   堕落?什么是堕落?像天使一样,从天空坠落下来那样吗?
   或许是失足而下吧!
  
 
   到了吃饭的时间,林小曼嫌食堂的饭菜不合胃口,坚决要出去吃,江明当然奉陪。
   江明和林小曼在医院对面的小吃店找了个位子坐下。这里的凉皮米线是特色风味食品,在整座城市里也是大名鼎鼎,食客因此就济济一堂。等了二十分钟才给林小曼弄好一碗米线,江明要了一碗凉皮。
   在他们的对面,坐着一对恋人,看他们的样子大概正处在热恋期间,连吃东西也各自用一只手,另一只手相互紧紧缠绕,间或还互相喂一口。
   江明觉得好笑,无意识的伸腿,恰巧碰到了林小曼的脚,林小曼低头看了看桌子底下,又瞧瞧江明。江明像是自言自语地说,嗯,味道不错。
   吃到一半时,江明腰间的呼机响了,他站起身,去回电话。
   电话是李可打来的。
   "去哪了,早上怎么没去上班?"
   江明持着话筒,斜眼朝林小曼望去,她还在找老板给米线加辣椒。
   "我在外地,有急事,稍后两天回来。"那头的李可声音听起来有些疲乏。
   "有什么事?怎么会在外地?"江明很奇怪李可突然之间就在另一个陌生的城市,感觉上很有些距离的不习惯。
   "别问那么多,别告诉医院里的人我在哪,跟科室主任请个假。"
   江明抬起眼朝林小曼望去,她已经吃完,正在擦嘴。
   "主任才不管,一个月不去也没人问你,只是那个中医学院的林小曼问你去哪了。"
   江明背过身去,跟李可逗趣,正准备告诉他自己正和林小曼一起吃东西呢,电话那头"砰"的就挂了。
   那边的林小曼已经等不及了,可能中午的高温炙烤着她有些受不了,再加上吃完辣的东西,整个人在原地直打转。
   江明回来准备付钱,老板说钱已由小姐付过,江明看了自己剩下的半碗凉皮,无可奈何的又极度惋惜的与林小曼抽身而去。
   "是谁呢,聊得那么开心?"
   挨着肩向医院走去,林小曼有些好奇的问江明。
   "一个朋友。"
   "该不会是李可吧?"
   江明心头猛地一惊,想不到这小丫头动不动就联想到李可。
   "你认识他?看样子对他的名字很熟嘛!"
   "前几天是见到真人了,其实他的大名在我们中医院可是路人皆知呢。"
   江明心头又是一惊,李可这小子在中医学院竟是个名人。
   "怎么个有名法?"
   "都是跟我们学院男生聊天时听说得呗,说他很仗义对待朋友,常帮人出头,人又帅,功课又棒,特招女孩子喜欢。"
   林小曼说到这一点颇得江明赞成,就是在整个医大,李可也赫赫有名,亦正亦邪的性格让人对他又爱又恨,招女孩子喜欢也属事实,在江明眼里,李可是那种很有安全感的男人,否则也不会有那么多女孩子对李可趋之若骛。
   "那见到他人之后又有什么感觉?"
   林小曼抿着嘴,双手背在身后,薄薄的衣裙衬得胸部丰满坚挺,随意用眼一扫,江明隐约能看到她乳头的挺俏,全身上下透露出一股娇媚之态。
   "很真实啊,跟想像中的也相差不了多少,外型挺酷的,身体很壮,看上去好有安全感。"
   安全感?这不是江明所想的吗,真是不谋而合,可对于江明,这里的安全感更多的是指精神上的。
   江明是个寡言的人,这一点即使在很多熟识的女孩子面前也成为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几句话一聊,江明又没话题了。
   穿过大厅收款处,一股浓重的药水和棉布掺杂的混合气味,想起病房里的那些血、脓、病菌、癌症,江明就感到恶心,甚至看到洁白的衣帽,严实的口罩以及消毒的手套也会让江明感到一阵眩晕,好像自己压根儿就不适合从医似的,内心里恐慌得很。
  
  
   下午,科室没什么病例,林小曼修改完医嘱,已近三点。看到江明在椅子上打磕睡,林小曼蹑手蹑脚走到跟前,猛地一拍江明的头,江明浑浑噩噩的被吵醒,很不高兴的问:
   "干嘛,都弄好了?"
   "是啊,医嘱是写完了,我要偷懒,准备回去了,你走不走?"
   江明想想留在科室也没什么事情,便一边起身一边收拾东西。
   太阳还没下去,温度还是很高,出了医院大门,林小曼撑开伞,江明不由的自主地便溜到伞下,两人靠得很近,江明能清晰得嗅到从林小曼身上散发出的香水味,跟在医院的味道简直有天壤之别。
   江明想,李可不在家,或许能请林小曼进去坐坐呢,看了看林小曼,再加上香水味的散发,更坚定了江明的想法。
   在站台等车是一个焦急而无奈的过程,等车的人不是很多,其实在如此燥热的季节偶尔打个出租车也是划得来的,看着载满乘客的的士车来车往,江明准备招手了。
   可是,殷勤也并不是时时有机会,就在江明从犹豫变成决定时,公交车戛然而至,林小曼想都没想上了车。江明无奈,跟上,车厢很空,江明挨着林小曼坐下。
   "今天应该有36度吧?"
   "天气预报说今天最高35度。"
   "……也不知什么时候能下雨?"江明看着窗外的水泥马路被太阳烤得有些发白,背后的汗与T恤衫已经紧紧相连,开车的司机肩膀上搭了条白毛巾,让江明联想到上班穿的白大褂。
   林小曼认为江明在自言自语,就没有回他的话,眼睛瞟着窗外,白皙的脸庞让江明想到了"肤如凝脂",耳垂底下一颗黑痣又使江明不自觉地多看了林小曼几眼。
   车子行驶得很慢,路上行人也许因为天热的缘故变得稀少,司机有些沉不住气似的,感觉心情如车般急躁不堪,两旁的居民楼飞速倒退着。
   "……你跟李可住一起吗?"林小曼转过头,眼睛瞪得老大,比电视中正热播的"小燕子"的眼睛更有味道。
   "是啊,我们租的房子。"江明推了推眼镜,说道。
   "你们不是本市的吗?"
   "我姐姐在一个乡镇企业里上班,离这还有一段距离,李可家在外地。"
   说到家庭很让江明抑郁,不知该怎么介绍家庭情况,对于自身情况,江明向来是不愿多说什么,所以,他说到自己时常常把父母的介绍给忽略掉,只说姐姐,只要别人看到江明欲言又止的样子多半会停止追问。而李可,也是孤身一人在本地,江明曾经听他说过,他的家人都在农村,有个妹妹。这样想来,李可的父母或许是个农民,李可应该是家庭的骄傲,而江明自己呢?没人说他是什么样骄傲,也没人说他有多么无用。
   看得出江明是寡言少语的,所以林小曼也就打消了继续追问的念头,又将脸朝向窗外。
   江明想鼓起勇气邀请林小曼去家里坐坐,在汽车抵达目的地,开车门的一刹那,江明嘟哝着说,去我那坐坐?
   什么?你说什么来着?
   哦,我说坐着都出了一身汗。
   是呀,你的衣服都湿透了。
   走到菜市口,两人分手,江明依旧没有说出那句话,太阳很毒,江明恨不得飞回去。
  
  
   "喂,等一等。"林小曼突然折回来,对着江明说道,"李可在不在,去你那听他讲你们医大的故事,怎么样?"
   "好啊。"江明应道,心里想李可应该是没回来,干脆听自己讲故事得了,江明深知自己不是讲故事的高手。
   房间很乱。
   刚才上楼梯时,因为楼梯太窄,林小曼一个趔趄差点摔下去,进屋后,惨不忍睹的景象又让林小曼印像深刻。
   "随便坐,两个男人不怎么收拾,乱了些。……你喝水吗?"
   "不了,在医院喝过了,李可还没回来吗?"
   江明将毯子往里掀过去,又将垫单掖好,听到林小曼说到李可,不禁颤了一下。
   "他呀,可能又出去玩,到现在都没回来。"江明自然地回答,想了想,又补了一句,"可能就要回来了。"
   江明将窗户打开,扭转风扇,对准林小曼,一阵风吹过去,林小曼一脸惬意的感觉。
   林不曼无所事事的打量着房间,江明高大的身躯夹在这间小房里显得很滑稽,她看到书桌上有一沓稿纸和几本书,突然,她像发现新大陆般,起身拿起一本书,大声道:
   "你这里还有美女作家的书啊?"
   江明似乎有些尴尬,努力挤出一点勉强的笑容,说:
   "找别人借的,看过以后才知道多么的无聊。"
   "我看过报道,这本书很红,可能因为炒作的缘故,说什么用身体写作。"
   "其实,说白了就是无聊,文坛里有这么些人简直是一种耻辱。"江明愤愤地说,连自己也觉得从没有对一样事情产生过这么浓厚的愤慨情绪。
   "这么厉害呀!"林小曼吐了吐舌头,端详起那本书。
   江明开始收拾屋子,把一些很凌乱的东西整理好,打开收音机,让电波在两人之间飘扬,免得冷场给两人带来尴尬。
   要不要留她吃饭呢?家里没有菜了,还要去菜市场买,或许还能和她喝一杯呢,江明明知自己酒量有限,也不知从哪冒出来喝酒的兴致,江明瞟见林小曼的裙摆被风扇吹得飞扬起来。
  
   
   "嗨,"江明打断林小曼,说,"等我一会,我出去一下。"
   "嗯。"林小曼应道,懒得多说一个字,完全被书吸引过去一般。
   江明用很快又很小心翼翼的速度下楼,穿过马路,来到菜市场。
   不知她在干什么?看书,还是乱瞅乱转?小说的内容有些"那个",她倒看得津津有味,真是一个单纯的女孩。江明一边选要买的菜,一边胡乱猜着。
   菜市里闹哄哄的,有吆喝声,有讨价还价声,也有吵闹声,还有粗口骂人声,多种声音掺和在一起,夹着各种腐烂的蔬菜味飘进江明的耳朵,江明有些憎恨起买菜这种无聊的差事。
   从菜市场狼狈的出来,经过那幢白色楼,江明抬头望了望四楼,朝对面莫名的笑起来,他不知道自己的笑在外人看来,算得上好看还是丑陋。
   到了楼底下,他招呼百货店的女老板说,"等会送两瓶啤酒上来。"
   "咚咚咚",江明三步并两步跑上楼。
   林小曼正半躺在床上,捧着那本美女作家的书,聚精会神的读着。
   "我回来了。"江明把菜朝林小曼一扬,兴致勃勃地说道。
   林小曼直起身来,将卷着的书平放于膝盖上,风扇的转风让她的零散的长发很好看的往耳后飘扬。
   "你买菜啦,别烧我的饭,等会我就回去。"
   "不用那么急,你家又不远,今天就尝尝我的手艺。"
   江明边说边从塑料兜里摸出菜放在桌子上整理。林小曼不置可否的笑笑,那种意思不知道是留下来还是无论如何都不会领江明的好意。对于江明来说,留林小曼吃顿饭是一种很荣幸的事,从心里说,江明还从未对一个女孩有如此别样感觉过。
   江明忙着摘菜、烧菜,林小曼依旧半靠在床头的墙上,读着那本"另类"小说。整个场面看上去很有意思,江明像一个家庭主妇,忙里忙外,而林小曼也许是不见外,也许是单纯,也许太相信江明的厨艺,倚在那儿一动不动,好像如今不是女人喊平等,而应该是男人喊平等了。
   "喂,都烧好了,吃饭吧!"
   江明端上最后一个菜,绽着满足的笑容冲着林小曼招呼道,林小曼很不好意思地收起书,默认了这桌饭局。
   有人敲门,江明拉开刚刚关上的门,一看,是小店的老板送啤酒上来。林小曼见了啤酒,惊异地问江明:
   "你还喝酒?"
   江明显得不好意思,舌头有些打转,咕咕哝哝的说道:
   "天气太热,喝酒降暑。"
   林小曼显然被这个喝酒的理由给逗乐了,嘴巴露出的笑容竟让人有心醉的感觉,看来,江明不用喝,便已烂醉。
  
  
   江明深知自己不是喝酒的料,即便只有两瓶酒也让他大伤脑筋,当然,更重要的是,在这样的环境下,这样的气氛中,如果能让小曼喝些酒,那定是一件有成就感的事。
   "其实我喝酒不行,也就图个气氛,这啤酒没有酒精度,喝一些感觉凉爽。"
   江明给自己倒了半杯,顺手就给林小曼倒去,林小曼连说自己不会喝酒,连啤酒也没有喝过,江明的手却够快,说话间,酒已入了一大杯,江明也自我感觉从未如此干净利落的做过一件事。
   在推推辞辞中,在不经不意中,在如此美好的环境中和如此热烈的气氛中,江明和林小曼已经把杯中的酒喝干。
   要命的是,酒入胃中的林小曼愈发显得妩媚动人,江明的意识里有些恍惚,自己的酒量从来没有这么低过呀,才一杯酒下肚,就有了这种感觉?
   江明动了动身子,伸腿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林小曼,她似乎没有感觉到,夹着菜往口里送,间或会夸一句:不错,很好吃。
   江明的意识忽然又清晰了起来,他问自己,把林小曼留下来是无意还是有意?让她喝酒是气氛使然还是心思作怪?自己被她吸引了?还是这原本就是一顿平常的便饭?
   一些奇怪的念头在江明脑中闪来闪去,脸庞感觉有些烫,肚子感觉有些胀,小腿感觉有些麻,胸头像把柴一样明显干燥。
   "我好热……头有些痛……我靠一会儿……"林小曼一下子摊靠在床头,昏昏欲睡。
   江明不由自主的靠过去,扯过毛毯给林小曼盖上。在将毯子往上拉时,江明的手指擦到林小曼的脑部,刹那间,江明直感觉鲜血将要喷涌,整个人僵在那儿,鬼使神差般又将毯子移开。林小曼的胸脯像连绵起伏的山峦呈现在江明眼前,呼吸十分均匀,呼出的热气如香精般迷惑了江明神志。江明用力握住林小曼纤纤细指,顺着手臂滑去……
   我是什么?江明的手指滑到林小曼的肩膀处,突然停住,意识又开始清晰。
   我是一个流氓?不是,我还没有龌龊到这种地步,我不能那样做,我不是那种人,不能被诱惑,这是假象,她根本就没醉,怎能这样呢,我是爱她的呀!
   爱?对,是爱,是因为爱她,所以不能那样做。江明突然像鬼脱身般,神志清醒,赶忙扯过毛毯给林小曼盖上,飞似的跑开,收拾碗筷去了。


青春出轨

[ 1 2 3 4 5 6 7 8 ]
青春出轨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